终于出来啦~~

【本宣】瓶邪同人本《命蛊》3.10预售

刊名:《命蛊》

原作:《盗墓笔记》

cp向:瓶邪only

性质:原著向

作者:槐安国师

字数:9w

封设: @蹄踢蹄踢子 

封绘: @Erik 

题字: @风起深渊 

周边: @迪泽🐦  @摸鱼有害健康  @「盒」

校对: @秋酒酒 

排版:  @炫茵-inko 

宣图:@炫茵-inko 

价格:40R

附赠:明信片x2

福利:前十名赠送吧唧一

【瓶邪】《拖家带口》(《命蛊》番外,一发完,甜的)

《回魂村》那篇番外昨天已经完结了,可能因为限流有人没看到,这篇是之后的,可以当成独立的看

关于三叔之前更新的张家年会和广播寻人的梗,应大家的要求,终于艰难地让他们亲上了

《拖家带口》

在那个村子耽搁了几天,我们最后搭了张家的车才顺利到了莆田。地方很好找,买主也很好说话,原本我为了讲价准备了好几套说辞,这下都没了用武之地。

回程路上我们顺道去了养鸡场,提了些鸡鸭,就放张家人车子的后备箱里,结果回到雨村打开来一股鸡屎味。

当初走的时候没想到会耽搁那么久,没给鸡鸭多留点饲料,现在都蔫头耷脑的,闷油瓶立马先喂鸡去了。

当晚我们就杀了只鸡招待张家人,放了些闷油瓶晒的蘑菇,鸡杂用咸菜炒了。咸菜...

【瓶邪】《回魂村》07(《命蛊》番外篇)

这个番外的完结章

(七)无悔的选择

“你不要紧张,按照我们所掌握的使用方法进行,你不会有危险。”张海客道,“当然,如果你不放心的话,可以让他全程在旁边看着。”说完他指了指胖子。

虽然听他这样保证了,但我对这东西的心理阴影还是没有消除。我问他:“那小哥呢?”

小张哥看了我一眼,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道:“之前说过,族长的症状相比其他张家人都减轻了许多。经过这段时间的研究,我们有一种感觉,如果族长这一次能稳定下来,以后每次天授的念头出现时,他自己也许有能力产生相对强烈的反抗意识,这种意识甚至有一天能战胜他作为张家人的本能。”

我静静地听他说完,消化完他话中的信息,有些不可置信。

“什么几把...

【瓶邪】《回魂村》06(《命蛊》番外篇)

昨天写到睡着了,梦里梦见自己写完发出来了,于是就心安理得地睡了哈哈哈,醒来一看手机懵逼( '▿ ' )

(六)张家人

我心说难怪他说那句话的时候要闭着眼,因为像闷油瓶这样的人,能轻易地洞察人心。如果他看着我说,那个瞬间我的心理反应表现在脸上,会直接影响他做出判断。

可这算什么,心灵感应?我和闷油瓶之间又没有血缘关系,一定要说的话也就是我以前吃过麒麟竭,有过山寨的麒麟血,但在雷城我已经给吐了。

想到这里,我又突然联系到我们之前体内中的那个蛊,难道说是因为这个?

但我从来没有感受到过闷油瓶的情绪波动,加上阴阳蛊的作用是单向的,那很有可能这种情绪的传递也是单向...

【瓶邪】《回魂村》05(《命蛊》番外篇)

(五)联系

我一听,就想到这小子躲在后面闷声不响,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他倒也挺淡定,换做是我一醒过来,看到有人在我面前插香,肯定以为自己原先嗝屁诈尸了。

我和胖子默默地相互看了一眼,我知道胖子现在估计也和我一样在想,小哥到底有没有失忆?

按照我们的经验,以及我对闷油瓶的了解,从他刚才醒来的反应看,答案应该是否定的。不过闷油瓶这个人危机意识向来很强,又是个影帝一样的存在,所以光看这点还真说不好说。

胖子反应倒是很快,立马倒了杯水给他,闷油瓶接过去喝了。我们顿时松了口气,至少这可以说明,他对我们没有敌对意识。这样一来,就算他真断片了,事情就会变得简单些,他也容易听我们的解释。...

【瓶邪】《回魂村》03-04(《命蛊》番外篇)

怕你们觉得虐,爆了个肝加了一章

当面喊闷油瓶被抓包真是喜闻乐见

(三)失魂症

吃完早饭我们几个回到昨天下车的地方,果不其然,车子还陷在泥地里,车身像在里面滚过一圈一样。雨下了一夜没怎么停,路上坑坑洼洼的,泥泞不堪,我们向附近人家借了几双雨鞋,才勉力走得过去。

胖子检查了半天,说修不好了,只能叫拖车。我拿出昨晚那个电话拨了过去,修理厂一听地方那么远,就说要加钱。我讨价还价把价钱谈定了,他才愿意过来,还说今天厂里忙,大概下午才能到。

“天真,你等见到买主也拿出刚电话里头的气势来,咱的新车就算有着落了。”胖子笑眯眯说完,碰了碰我,“咱东西你收好了吧?”

我朝闷油瓶努嘴,昨天我就塞他衣服兜...

【瓶邪】《回魂村》02(《命蛊》番外篇)

(二)喊魂

我们站在门口跟老板说明了一下情况,他立即把我们带到楼上住下,就去给我们准备晚饭。

招待所就建在离公路不远的地方,是一栋自己建的二层平房,想必是专门用来招待我们这种过路客的,地方虽然小但设备还算齐全。

我们几个都淋了雨,赶紧先洗了个热水澡。等全部弄完,晚饭差不多也好了。

那老板来送饭的时候随便和我们聊了几句,胖子顺便向他打听了修车的事,这才知道最近的修车点也在十几公里开外。老板听说了我们的事,给了我们一个号码,让我们打这个电话,会有人上门来拖车。

今天已经太晚了,而且外头的雨势一点都没小,折腾了一天,我们都累得要命,赶紧躺下睡觉,打算明天起床再说。

也许是睡早了,我睡得虽...

【瓶邪】《回魂村》01(《命蛊》番外)

(一)突发状况

回到雨村之后我们的生活没有太大的变化,我在空余的时间里,把我们在云南苗寨中的所见所闻详略得当地记载下来,做了一份资料发给我那个同学,以表示感谢。

在过去那些年里,我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不敢和以前的老同学联系,与其说是不敢,倒不如说不知道该如何交流。再经历过那些事情之后,我发现自己很难再融入到从前的圈子中去。

过去的社交圈子,除了生意上往来的客户,就是和我年纪相仿的同学。到了我这个年纪,不管男的女的,大多已经成家立业,有的甚至孩子都生了不止一个了。我曾经害怕突如其来的婚礼请柬,因为那意味着我也许要和不止一个过去的朋友解释我目前的状态,而这种解释很多时候是徒劳的。

我在西藏的...

【瓶邪】《命蛊》30(完结章,HE)

(三十)一起走下去

如果是以前我听到这话,或许想的不会和现在一样多,但现在我忍不住想问问他,他究竟是为了什么。

我不知道怎么开口,也没来得及开口,闷油瓶已经出去了。

出门的时候他和张家人一起在整理东西,胖子到处去采购特产,似乎是要回程。事情都结束了,他们最主要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的确没什么留下来的理由了。

这里的人都十分热情,出发前一天特地为我们举办了一个小型的篝火晚会。

苗族人都是能歌善舞的,陶朵婆的小女儿和隔壁家的姑娘一晚上围着篝火又唱又跳。那个姑娘就是之前看上闷油瓶的,她似乎还没放弃让闷油瓶入赘的念头,眼睛一直往他那边瞟。

胖子本来跟我们坐在一起,后来就和小姑娘一起唱歌打酒去...

【瓶邪】《命蛊》29(原著向,接重启,he)

完结最终倒计时(ง •̀_•́)ง

(二十九)心迹

从前我所做的一直是逃避和自我麻痹,但现在突然有人告诉我,那种愿望是有可能被实现的,我一瞬间感觉到无比的迷惘和不可置信,我不得不让自己冷静下来,去直面这个问题,去正视这个问题。

胖子和黑瞎子各自离开,让我一个人静一静。黑瞎子走之前还说,小哥的身体还在排斥期,这段时间我可以试着和他多呆在一起,子蛊和母蛊离得近一点,也许能减轻受种者的不适感。

我就是信了这个邪,才会在这天夜里站在闷油瓶房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正当这时,我听见房间里传出来的呼吸声有些紊乱,似乎是在压抑着。我脑子一热,心说难道闷油瓶在打飞机吗?那我这个时候进去会...

1 | 4
© 槐安国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