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安国师

瓶邪only,不拆不逆
故事写给最好的人

【瓶邪】《林深不见鹿》(守山人瓶x鹿邪,暖萌短篇,he)

『缘来如此』短篇系列

一个减压睡前甜文,又傻又白又甜那种

不知道你们还记得被玉米邪小剧场支配的恐惧嘛?好的今天让大家重温一次👌☺

来自A酱太太说要看的梗,一直拖到今天写,张起灵洗澡水上的小吴和鹿,简直太配🙈

《林深不见鹿》

[1]

据吴邪的奶奶说,吴邪从小就和长白山其他的鹿不一样。

吴邪没有尾巴。

当吴邪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他还很小,也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妥。鹿尾巴那么短,在他眼里有和没有都一样。

他开始在意自己没有尾巴这件事,是因为小时候的一次遭遇。

那是有一年他独自在山里玩,不小心落到了猎人的陷阱里。猎人们一见到他,指着他的屁股哈哈大笑,说这头鹿居然没有尾巴。

吴邪听得懂人话,知道两个猎人是在嘲笑自己,顿时羞愤无比,这是他第一次开始怀疑鹿生。

“没有尾巴虽然挺可惜的,不过这对鹿茸长得还算不错,小是小了点,也能卖个好价钱。”猎人看着他的鹿角,两眼放出精光。

吴邪这时还没见过人心险恶,不懂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他只知道这种眼神,长白山的花鹿和狍子是没有的,最凶的猞猁和灰熊也是没有的。

终于,他内心的恐惧在猎人掏出锯子的时候被无限放大,他开始不断挣扎尖叫,随着自己一只角被慢慢切下来,在恐惧和疼痛的双重折磨下,吴邪不幸被吓晕了。

他醒过来的时候头上已经完全没有痛觉,察觉到自己好像在什么地方,一晃一晃的,他转头一看,险些没吓得掉下去。他居然被一个陌生的人类抱着,这个人的眼神冷冰冰的,冷得像长白山上的雪一样。

好在这个人的反应很快,立马就抓住了他,只是他的耳膜差点被这鹿鸣声穿破。他“啧”了一声,紧紧抓着怀里颤抖的幼鹿,沉声说了一句:“别动。”

这声音清冷得就像长白山上的天池水,同时也和天池一样平静。吴邪听了不由安静下来,对上他平静无波的眼睛,发现这个人似乎没有恶意。

“是你救了我嘛小哥?”吴邪一兴奋,忘了自己现在是只鹿,直接开口说了人话。等反应过来才用前爪牢牢地捂住自己的嘴,有些不安地看着眼前的人。

“嗯。”年轻人应了一声,似乎并没有在意一只鹿会说话这件事。

吴邪见他不怕自己,就小心翼翼地问:“小哥你叫什么名字?你怎么会在这里?”

“张起灵。”年轻人淡淡开口,“守护长白山的人。”

“哦,原来你是守林人啊……”

[2]

后来张起灵把他带到天池边,为他清洗腿上捕兽夹的伤口,见他一直躲躲闪闪,看他的目光中不禁染上几分疑惑。

“我……我……”吴邪回头看看自己背后,“我没有尾巴的……”他见张起灵愣了一下,以为他是嫌自己有缺陷,“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张起灵救过的动物不少,会说话的有,像吴邪那么点大的也有,但从没有一只在他面前哭成这样,他顿时有些无措。见这只鹿越哭越惨,他伸手摸了摸他的尾椎骨,沉了沉脸色道:“偷猎的人砍的?”

听见他的声音吴邪一下子安静下来,摇摇头说不是,自己生下来就没有尾巴。

“没关系。”张起灵拍拍他,想了一下道,“我也没有。”

吴邪一下就乐了,把这事忘到九霄云外。只是听到偷猎的人,他立马想起了之前的事,有些忐忑地去水里照了照,惊奇地发现自己的鹿角完好无损地长出来了。他立即把这件事告诉张起灵,张起灵却说他只是在做梦,在他的角还没被切下来时,他就已经被自己救下了。

“那小哥你会送我回家吗?”小鹿精睁着眼睛望着他,眼里布满希冀,“我家在西林吴山。”

张起灵替他包好伤口,二话不说就抱起他送他回家。

经历了一天经验刺激的事,吴邪很难平静下来,一会儿说自己家和自己的奶奶,一会儿对张起灵问这问那的。走了好一会儿,他索性又变成人形,趴在张起灵背上。

“对了小哥,我忘记告诉你我的名字了。”吴邪变成人依旧小小的,抓着他的脖子把下巴搁在他肩膀上,“我叫吴邪,不是天真无邪那个无邪,是吴山的吴,无邪的邪。”

张起灵没有回应他,吴邪就以为他没听见,抓着他一直在他耳边念:“我叫吴邪,吴邪,吴邪,吴邪,吴邪,吴邪,吴邪……”

“嗯,吴邪。”张起灵终于忍不住开口。

吴邪嘻嘻笑着,额头上尚未完全成型的双角磨蹭着张起灵的下颚和脸颊,传来些许痒意。长白山的夜凉意沁骨,寒气侵体,两个人靠得这样近,生出几丝融融暖意来。

吴邪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等醒来已经回到家了,之前发生的一切好像梦一样。

“奶奶,之前送我回家的小哥走了吗?”

“他早走啦,我们小邪舍不得啊?”奶奶把一筐玉米豆饼放在小孙子面前,“先吃饱饭,你要是想再见他,等你长大,能独自出这片山林了,就可以去找他。”

吴邪坐在台阶上,一声不吭地吃着手里的豆饼,他原本想让小哥尝一尝奶奶亲手做的玉米豆饼,这是他最喜欢的食物,比世界上任何草都要好吃。

[3]

自打这天起,吴邪就格外注意自己的尾巴。他总是望着林子里来来回回的小伙伴,每只鹿都有自己的尾巴,小巧可爱,每次他们低头喝水的时候,奔跑的时候,总会一晃一晃的。

每当这时,吴邪就回头看看自己屁股后面光秃秃的样子,心里既难过又羡慕。他甚至想,也许有一天,尾巴就像鹿角一样,自己长出来了。

他就这样等过了好几个春夏秋冬,长白山里的枫叶落了好几波,草甸黄了又绿,绿了又黄,也换了好几茬,他的尾巴却始终没有长出来。

等后来他意识到自己的尾巴不可能再长出来了,他开始想方设法给自己做假尾巴。他用过玉米穗子,用过狗尾巴草,可不管怎么弄,都感觉有些不伦不类。

直到他遇到一只很胖的狍子,这胖子是专门倒卖各种东西的,吴邪从他那里买了一根仿真的鹿尾。这种鹿尾方便挂屁股,而且十分逼真,吴邪每天都美滋滋地戴着。一来二去的,他和这只狍子还成了拜把子兄弟。

“不是我说,天真,我觉着这尾巴就像你们鹿的心眼儿,你天生就没有。”

吴邪想了一下,立马骂过去:“你丫才缺心眼!”

“我可没骂你啊,相识一场,我给你支个招。”胖子拍拍他,示意他靠过去,“你知道长白山天池的水怪吗?”

吴邪点点头,说他奶奶从小就跟他说,千万不能去那个地方,会被水怪叼走。

“你还说你不是缺心眼,骗小孩儿的话你都信?”

接下来胖子告诉吴邪,天池的水怪不吃长白山的小动物,相反地,他一直守着长白山。而且他拥有特殊的力量,每个月满月那天去天池许愿,多半能实现。

吴邪闻言一喜:“那我需要带什么吗?水怪喜欢吃什么?”

“心诚则灵。”胖子道,“不过据说,要是能往里面扔一麻袋硬币,会更灵验。”

当然,他没有告诉吴邪,他特地在池底装了专门用来捞东西的网兜。

于是这天晚上,吴邪扛着整整一麻袋硬币就勇往直前地出发了。

他来到天池边上虔诚地祷告,希望自己能有一条真尾巴,和其他鹿一样的尾巴。说完他把那些硬币都哗啦哗啦倒进池子里,走的时候他没看见,水面上荡开层层波纹,一个脑袋探出来看了自己一眼。

如果他回头,他会发现那目光好像凉夜寒星,又像平静纯澈的天池水,是他的念念不忘。

[4]

过了几天,吴邪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真的长出了尾巴,既惊又喜,立刻跑到了胖子那里炫耀。

他把自己的尾巴翘起来给胖子看,左摇摇右摆摆,显然是开心极了。

胖子起先不信,检查了好几遍,才确定那是真尾巴,愈发惊奇,问他怎么回事。

吴邪把原委告诉他,没注意到胖子一脸不可置信,说下个月满月自己还要去。

过了一个月,胖子好奇心不减,也跟着吴邪一起去了天池。

胖子问吴邪这次他要许什么愿,吴邪看着不远处的天池,想起那天张起灵在这里帮自己清洗包扎,还安慰自己的场景,就说:“我想见到那个我找了很久的人,我想告诉他,我有尾巴了。”

等他们来到天池边上的时候,他们却突然发现地上躺着一个人,似乎满身是伤。吴邪吓了一跳,连忙去看,这一看,差点没一头栽进池子里。

地上那个人,居然就是曾经救过自己,自己又找了很多年的张起灵。

“这天池水怪他妈的灵过头了吧?”胖子道,“我们还没来他就知道你心思?”

“别废话了先把他搬回去。”吴邪见他受伤心急如焚,和胖子一起扛起他,背着他一路穿过山林。

很多年前,张起灵就是在这条路上背着他,穿过山风,踏过霜露,长夜漫漫里带他回家。

吴邪疯狂地奔跑着,树林里的枯枝落叶被他踢得杂沓作响,胖子气喘吁吁地跟在后面,几乎快要追不上。

“吴邪……”张起灵轻轻在他背上叫他的名字,口中低声喃语,却都飘入从耳际呼啸而过的山风之中了。

“我看这小哥似乎是失血过多了。”胖子喊住他,“血,血,你那个血,听说大补,和长白山人参有一拼啊!”

吴邪闻言愣了一下,随后即刻咬破自己的蹄子,给张起灵喝自己的血。

不知道喝了多少,张起灵的面色渐渐红润,吴邪却没有放下心来,因为他发现张起灵的脸红得有些过头。

[5]

吴邪把张起灵带回自己家,把他放到自己房间后,找奶奶去要玉米豆饼。

吴邪奶奶躺在睡椅上,瞄了一眼他划了好几道的手臂,语重心长道:“阿邪啊,你是男孩子啊,你的血给人家吃,你要吃亏的啊。”

“吃亏?没关系的,一点血而已。”吴邪道,“他以前救过我,我得知恩图报,奶奶你从小就是这么教我的。”

“奶奶可没教你把自个儿搭进去……”奶奶咕哝着,开始觉得物种真是很奇妙的东西。毕竟吴邪爷爷是只狍子。

吴邪回房的时候张起灵已经醒了,他把一筐玉米豆饼放到他面前,张起灵却摇摇头。

吴邪这时已经变成了人形,那么多年过去,快跟张起灵差不多高了。他爬过去用自己额头搭了一下张起灵的额头,发现有些热,以为他发烧,就又把胳膊伸过去。

“小哥,我的血很补,你再吃一点?”

鹿的睫毛都很长,吴邪也不例外。张起灵看着他的眼睛和修长的脖颈,心中一动,又摇摇头。

“那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找!后院里种了几棵人参,本来是三叔用来送人的,你要的话我替你拔来!”

“你过来点,我想吃这个。”等吴邪好奇地凑近,还没开口,就被张起灵捏住脖颈亲了过去。

吴邪手里的玉米豆饼险些都掉到了地上。

张起灵的手很热,但嘴唇温度很低,依旧好像清凌凌的池水,带着凉意,尝到吴邪嘴里是甘洌的味道。贴合软乎乎的鹿嘴,他的嘴唇却渐渐变得温热。

吴邪被亲得满脸涨红,却没有丝毫推拒,似乎这一刻是他祈盼已久的。他不禁开始想,自己找这个人这么多年,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真的只是为了让他尝一尝奶奶的豆饼,给他看自己的小尾巴吗?

舔了张起灵一口的时候他没明白,被他抱着在床上缠吻翻滚的时候他也没完全明白。

但张起灵帮着奶奶磨豆子的时候他明白了,张起灵说自己总有一天要离开去守山的时候他明白了。

他不是希望张起灵尝一尝玉米豆饼,他是希望张起灵留下来,每天都和自己一起吃玉米豆饼。

又或者,他能和张起灵一起,去守雪山长白。

END

【小剧场】(有毒慎入)

山风呼啸着,却吹不散吴邪睫毛眼角凝聚的寒霜。

张起灵伏在他背上,绒毛温温热热的,就像那年吴邪年少,一对小鹿茸抵着自己的脸。

吴邪急切地奔跑着,像是要冲破这不止的寒风,冲破这片无边的夜色。

“小哥,我带你回家……”

张起灵听到他的声音,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叫了他一声,最终他的声音也散落在山风里了。

他低声道:“以后……别用那么多铁片砸我……”

*温馨提示: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保护野生动物人人有责(ง •̀_•́)ง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7)
热度(1348)
©槐安国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