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安国师

瓶邪only,不拆不逆
故事写给最好的人

【瓶邪】《命蛊》07(原著向接重启,he)

很无聊的一章,中间可能有玻璃渣注意

(七)封起来的墓

这次我们没打算来下斗,就没带什么装备,只好跑到远一点的县城去把必备品买了。这里买不到专业的东西,不过勉强能用。

胖子手头没家伙不舒坦,我们就让老K带我们去一些村民家里租了几把猎枪,弹药填都是的黑火药,杀伤力不大,但防身足够了。

老K要带我们去的山区离这地方不远,山路上开了没半小时就到了。我一看,这不是大围山风景区吗?

胖子转头过来问:“咱买票进去?”

我转头去看老K,心说现在倒斗的都难道那么猖狂了,直接买票进景区干活?

老K示意我们下车,带我们租了几辆景区外围的电瓶游览车,一路开到一条山道上。他指了指一个不起眼的山口,对我们道:“我知道这里有一条不容易找到的路,翻过去就是深山里。”

路上老K告诉我们,这里的山区只开发了一部分,有很大一部分深山老林几乎还呈现原始森林的状态。今天他要带我们去的地方,原本也被政府规划到了开发区里,但在施工的时候遇到了状况,项目就停了。

那是九十年代末的时候,上头下来文件,原本想从这一带开始动工,开发缆车项目和漂流项目。本来如果顺利,像现在这种旅游旺季这里绝不会这么冷清。

问题就出在他们开山凿地的时候,头一天就死了个人,而且死得莫名其妙。这里的人很信奉鬼神,一般动土之前都要拜山,但那一次他们请的工人一半以上都是外地的,拜祭仪式草草了事,因此就有人以为是他们触犯了山里的鬼神。毕竟是死了人,其他人也不敢再草率,真心诚意地拜了山,原以为事情就过去,没想到第二次动土一下子又死了好几个。

这件事很快就惊动了上面的人,派了专家来看。专家一看完,立即叫人把挖开的地方用水泥浇了,并且设了防线不让任何人靠近。从那以后,这里的项目就搁置了,这个地方也一度荒废。

据说,当时那些专家对外公开时,说那些人是死于毒气。这里位于中越边境,越战的时候打过很多游击战,这一带的山林也就有不少地道,有的地道里甚至还有毒气。战争结束的时候地道被封了起来,但赶上这次开山,毒气正好被释放出来。

“但那些所谓专家,离开以后却又偷偷来过这里,而且不止一次。”老K对我们说,“你们知道是为什么?”

那个年代的学者,名和利都不缺,出现这种情况,要么是为了搞学术研究,要么是这里有他们想要的东西。难道这下面有墓?

老K大概是看出我在想什么了,又给我们讲了另外一件事。

“你们知不知道越战的时候,有一年发生过一件怪事?”老K问我们,“有一个连一下子死了好些人,而且都死得很离奇,很多人说是两方有高人斗法,用巫蛊害人,也有人说是中毒。”

我和胖子听完对视一眼,这不就是他上回问老梁的吗?胖子对这种稀奇古怪的事情最感兴趣,一下子就提起了兴致。

“这件事说法很多,其实确实是中毒,不过不是像日本人那种化学毒气,是地下的毒气。”老K眯着眼睛笑了笑,“这种事你们是行家,应该比我明白。天底下就是有那么巧的事,那天晚上赶巧有一伙盗墓贼在挖坟,动了不该动的地方,墓里的毒气泄了出来。那些当兵的藏在山里,本来那天晚上准备伏击,结果全中了招。”

“你的意思是说,那支工程队也遇到了一样的情况,他们在开山的时候,不小心掘了个坟?”我对他道,“那时候那么些专家来过,这地方还留着?”

“这俗话说得好,官有官道,贼有贼道。”老K看看我们几个,“他们那派人做事,要顾虑这顾虑那,不像盗墓的,把坟头炸穿了眼睛都不眨一下。况且,走老路子的人,某些方面懂的总是多一些。”

我心说这说的不就是我们几个吗?尤其是胖子,能用雷管不用铲,不过这回我们没带东西,坟头估计是不会炸了。

我们接着走了得有一个钟头的山路,才终于到了他口中的未开发区,就用一道一人多高的铁丝网拦着,几个张家人用工具随便一拧就豁了个口子出来。再翻过两三座山,老K让我们停下来休息一下,他去看看路还在不在。

我闲着没事,观察了一下附近的地形和山势,我们面前不远的垭口之外曲曲折折地横着一条河,山环水绕的,的确是开发旅游区的好地方。

白昊天拿着手机一个劲拍风景照,两个张家人在抽烟,张海客他们跟着闷油瓶到处转悠,黑瞎子不知道怎么和刘丧聊上了。

胖子走过来指了指河对岸一条山脉,问我:“天真你看这地儿怎么样?”

我一看,这和山峡后面的山在同一山脉上,过峡后翻身开面,看起来是个好地方。但我看了半天只看出个皮毛,就问他:“这在风水上,是不是属于逆水回望?”

“这几年长进不少啊天真,是有这么个说法,巽山乾向,逆水回朝,龙行到头小金开窝,又是山又是水的,富贵。”胖子说着笑了笑,“咱哥仨以后就找这么个地儿下葬就得了,胖爷我知足了。”

“是我们俩。”我看了他一眼道。

胖子咂咂嘴:“那就让瓶仔替我俩看着,我是一定要带些好东西进去的,有多少带多少,到时候有咱小哥守着,汪汪叫都他妈不敢来。”

闷油瓶似乎朝我们这里看了一眼,又转过头去看着远处的山,不知道在想什么。

没过太久老K就回来了,带我们又过了一片山林,到看不见河了,才跟我们说到了。

闷油瓶翻到一个山坡上朝远处看了看,朝张海客点了点头,开始收拾装备。刘丧学着闷油瓶的样子,费力爬到那个山坡上也去看了看,却是一头雾水。

“小哥刚刚在看什么?”他过来问我们。

“你跑到那坡上好好看看,那边的山像什么?是不是像只鹅。”我随口胡诌,顺便看了胖子一眼。

胖子立马会意,接道:“看见那山峰没?别看起势高,其实属于下脉,刚好束咽起顶,像只鹅头,这在风水上叫‘天鹅岭’。”

张海客看了看我们,显然知道我们是瞎编的,也没拆穿我们。黑瞎子靠在一边,边看边笑,时不时还添油加醋,不停让刘丧把头歪成各种角度去看。

“各位老板,你们哪几位下去?”这时老K过来问我们。

闷油瓶看了几个张家人一圈,点了点张海客和另外两个张家人:“你们跟我下去。”我刚要站起来,又听到他说,“吴邪留下。”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3)
热度(278)
©槐安国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