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安国师

瓶邪only,不拆不逆
故事写给最好的人

【瓶邪】《师傅领进门》40(完结章,民国AU,he)

39章是白天更新的,刚才被屏蔽了,可能有的小伙伴没有刷到

(四十)

我心说难怪裘德考心心念念要弄到我家那帛画,原来就是为了这个。

我猜这多少都和小哥他们家族有关系,就带着这张纸去隔壁房间找了他。胖子早就睡得不省人事,好在闷油瓶乖得很,居然也没跑。我叫醒胖子,让他可以收工了。

“小哥,我都知道了。”我拿出阿宁他们的笔记,对他说,“长白山,青铜门,是不是和张家有什么关系?”

闷油瓶大概是看瞒不下去了,索性坐下来慢慢和我说。

其实蛇眉铜鱼中记载,汪藏海那时候在长白山底窥探到的张家的秘密,除了他们暗中操控着整个武林,还有那扇青铜巨门。

在很早的时候,张家偶然发现了青铜门,为避战乱,家族的老弱妇孺都逃到了青铜门里,在那里生活了很久。后来他们发现过了很多年,彼此间的容貌也没有太大的改变,就连原本风烛残年的老人,也全数活过了百岁之久。

然而,当这些人一出青铜门,就迅速衰老,老人更是尽数枯竭而死。但那些在青铜门里生下来的人孩子,却都活了下来,并且拥有了异于常人的体质,从此这些孩子的后代,都享有远超常人的寿数。

也是从那个时候起,他们发现了青铜门的秘密,认为这是天授的旨意,于是命令整个家族世代守护青铜门,同时也是为了维护武林的和平与稳定。

汪藏海发现这个秘密之后,就想把这个秘密公诸于天下,于是找了三枚蛇眉铜鱼,分别放在风水旺盛的墓葬之中,希望能被后世发现。

而张家人就在千古的长河之中,与他们展开了角逐。

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帛画,我们所明争暗抢的帛画,只是张家人自己伪造的,用以迷惑和误导别人。很显然,汪藏海就上当了。还有那种丹药,之所以拥有与传言相反的功效,也是为了打破长生的传言。

当然,当年张家制出这种药的时候,或许也是想给那些被命途桎梏的子孙后代留一条后路。

就像小哥,当时明明可以提出更多的条件,但他没有,他只是选择了这一种。

也许他所求的,只是一个和我一起变老的机会。

“既然青铜门真的可以使人长生,为什么第一批进去的人出来都死了?”我问他。

闷油瓶摇摇头:“青铜门并不能使人长生,只不过在里面,时间是静止的,生命会停止生长,只有那些没有出生的生命打破了这个规律。入铜门者可得永生,说的并不是只要进去就可以得到永生,而是得一辈子呆在里面。”

我恍然大悟:“所以说裘老头机关算尽,到最后也搞错了。哪怕他多活几年,以后真的找到了青铜门,也无法真正达到自己的目的。”

我叹了口气。一个人终其一生,都在做一件没有意义的事,这真是悲哀至极。

“我知道了。”我忽然想起阿宁说过的话,“阿宁告诉我,这些年一直有神秘的力量在监视着九门,其实是汪家?”

闷油瓶点了一下头:“很久之前,张家和九门之间定下过一个约定。”

“什么约定?”

“守护青铜门的方法十分特殊,在门里面,有一个强大的阵法,需要有活人呆在阵眼当中。只有这样,当十年中铜门偶然开启时,外人才无法进入。”闷油瓶继续说道,“张家虽然向来以留存为宗旨,但由于时代格局的变化和汪家的渗透,张家留存的希望已经几乎破灭。多年前张家找到九门,希望借助九门的力量帮助张家,共同完成这项任务,维持武林的和平安稳,但是这么多年来,九门没有一个人履行过诺言。这次去长白山,我就是要进入青铜门后面,等待十年过后的下一个接替者。”

我一下子就听懵了:“等等,不对,张海客也是张家人,为什么非要你亲自去?”我消化了一下,感觉到很不对劲,“你告诉我,如果你不去,九门当中这次本来应该轮到谁?”

如我所料,闷油瓶看着我,对我说了一个字:“你。”

我一下子又惊又怒:“所以你原本打算就这样一声不吭地离开,替我去守那个破门?”而我,就会像个傻子一样,被他,被我的家里人,被所有知情者蒙骗在鼓里。难怪二叔他们知道我们的事情时,居然一点也不动怒,因为闷油瓶付出的条件,对他们来说实在太诱人了。

“吴邪,你冷静点。”闷油瓶捏了一下我的肩膀。

“冷静个鬼!”我骂道,“你要去尽管去,我搬到长白山脚,一年娶一个媳妇,锣鼓敲得震天响,让你在门里都听得到鞭炮声,等你出来就有十个娃喊你干爹了!”

“吴邪,你不一样。”闷油瓶叹了口气,对我说,“十年对于一个普通人太长了,这是你一辈子里最好的十年。但我跟你不同,这对我根本不算什么。”

“最好的十年?”我看着他,“你想错了小哥,对我来说,这是没有你的十年。”

这一刻,我终于知道了自己一直苦求的真相,也终于明白他们刻意隐瞒的原因,我心里面万般复杂。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闷油瓶没有一个人悄悄离开,他还愿意把这些告诉我。

但我知道,那一天总会到来的,等我放松警惕,等我平静下来,闷油瓶有太多办法离开这里,离开我。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日夜怵惕不宁,每天夜里都跑到隔壁,拿绳子把闷油瓶拴在我手上。虽然我知道这一招在他身上不一定管用,只是我自己求个心安,但接连几天的提心吊胆,已经快要逼疯我,把我弄得精神衰弱。连胖子都说,我再这样下去,不是秃了,就是疯了。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闷油瓶收到一封信,那是一封从长白山寄回来的信。

那天早上我醒过来,发现手上的绳子断了,我一下从床上弹起来,却见闷油瓶并没有走,而是坐在床边等我醒来。

“我不走了,吴邪。”

我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起先以为自己还没睡醒,后来清醒了,就怀疑这是他想出来的新招,只是想放松我的警惕,好借机偷溜。

接着他就拿出了一封信,我看了一下,是张海客写的。信上说,张海客愿意进入青铜门,一直呆到下一个时间节点,条件是让闷油瓶回去当族长。

我有些惊异:“他这是什么意思,你不是原来就是族长吗?”

“他上次来的时候,我曾经提出,往后不再担任张家族长一职。”闷油瓶说道,“直到那次在医院里恢复记忆,我才想起那时自己来长沙,其实是为了和九门的那个约定。”

我心说原来是这样,事情没解决,反倒把自己搭上了,难怪张家人不答应。

“行,小哥,我还是那句话,不管你去哪我都跟着。”说完我起床开始翻箱倒柜找冬天的衣服,“你们那里是不是特别冷啊?我得多带几件厚衣服,还得好好想想怎么跟二叔他们……”

“吴邪。”闷油瓶从背后抱住了我,把头靠过来轻轻亲了我一下,“别急,时间还很长。”

我握住了他的手,听到他说:“得之我命,得之我幸。”

我笑了一下,福祸这种东西,谁又说得清楚。

几天以后,阿宁他们走了,并且在之后很多年,我们都没有再联系。再后来,三叔也离开家找文锦阿姨去了,至于等他找到她,也是很久之后的事。

后面的世道很不太平,外患内忧,烽火连天,往后的岁月里,汪家、张家还有九门都在乱世之中渐至没落。纵使如此,我依旧陪着小哥,为了家族留存几乎奔波一生,最后才与故人找了个祥和质朴的村子安度晚年——其实所谓故人,到那时也只余胖子一人而已。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至少在这几年里,我有挚友相陪,爱侣相伴,得以在这太平一时的长沙城安居一隅,度过我半生中最好的时日,不必担心明天会独自老去。

END

*注:文中描述的动作招式请勿轻易尝试

*碎碎念:

承蒙大家不嫌弃一直追这篇文T_T师傅这篇本来是想早早结束的,没想到因为各种事情的耽误,一直拖了半年之久,写得也比预定的要长了一些。

故事止于此,再往后他们的日子就不一定顺风顺水了,给出的这个结局,自己觉得对于他们已经足够了。

因为当初说过是甜文,所以整体基调还是比较轻松的。文中的潘子,云彩,阿宁等人也都有一个和原著完全不同的走向,至于后面潘子是会上战场还是回家娶媳妇,胖子到底有没有把云彩娶回家,说实话我没有想过,因为对我来说,这个故事讲到这里就结束了。

至于番外和真车嘛,都会有的(*/ω\*)

接下来会修一下文,不会大改,只是一些小细节上的改进。本子刚刚开始准备,今天刚约了太太画稿,请大家耐心等待,还没做过印调的小伙伴可以做一下:https://www.wjx.cn/m/26320308.aspx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9)
热度(315)
©槐安国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