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安国师

瓶邪only,不拆不逆
故事写给最好的人

【瓶邪】《师傅领进门》39(民国AU,武术师傅瓶x武馆少爷邪,甜文he)

本来昨天更的,后来写到睡着了🙉下一章就完结了,尽量今天能肝出来。剩下主要就是解密了,虐是不会有的大家放心,顶多一些小波折而已XD

(三十九)

说完我起来点了灯,坐到床边看着他。

我想起昨天晚上做那事的时候,他一直抱着我,贴着我耳朵叫我名字,生怕以后都叫不到了一样。

还有二叔他们的态度也太耐人寻味了,家里的这种平静,更像是暗潮涌动。之前偷听他们谈话那次,我心里想的都是比武的事,没太在意。等这事告一段落了,我重新回想起来,才察觉到不对劲。

从我听到的谈话内容来看,他们当时所讨论的应该不是武斗的事,但多半和我有关系。在这件事上,闷油瓶应该和我们家达成了一个协议,并且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我都知道了,张大佛爷的药。你要这种药,要做什么用?”我问他。

“你不知道,吴邪。”他摇摇头,“这种药跟你想的不一样。”

我有些奇怪:“怎么,这种丹药不都是为了长生研制的吗?”

“很多人都以为这种药吃了可以延年益寿,其实恰恰相反,吃了这药只会加速衰老,缩减寿命。”闷油瓶道,“张大佛爷当初得到这种药并不是偶然,而是他特地派人去找的。”

我听完首先想的不是张大佛爷为什么要去找这样一种药,而是闷油瓶为什么知道得那么清楚,并且也在寻找这种药。

我回忆起我小时候对张大佛爷的印象,一直看起来十分年轻,很多人都说他那么多年都没怎么变过,但近几年他似乎一下子就老了,也许的确是这种药的效用。

假如我先前的猜测成立,张大佛爷的祖上的确是张家的一个旁支,那小哥找这种药也是有迹可循的。他作为张家的族长,或许是出于某种理由,在为家族寻找这种药,更甚至,这可能就是他当初来长沙的主要目的。

我问他:“你当初就是为这个才来长沙的?”

谁知他摇摇头:“我是遇到你之后,才开始找这个药。”

“什么意思?为……为了我?”

难道这就是二叔他们对我隐瞒的事,其实我一生下来就不是人,而是什么不老不死的妖怪吗?

不,不对,我可能想反了。张大佛爷,张家,丹药,加速衰老……这些词渐渐开始聚合,在我脑子里排列出一种我不愿深想的可能性。

我吃惊地看着闷油瓶,下一刻他就给出了八九不离十的答案。

和我想的十分接近,原来张家人的寿命向来异于常人,他们变老的速度比寻常人要慢得多,身体机能也远胜常人,这注定了他们不能享受普通人的一生,无法与外族人长相厮守,并肩白头。

当初,张大佛爷的祖父因为与一个外族女人私定终身,脱离了本家,成为张家流落在外的一支外部旁支。张大佛爷家几代人都在寻找一种可以改变自己身体的药,这种药对于别人是毒物,对于他们却是逆转宿命的良方。终于,到张大佛爷这一代,总算得到了这种丹药。

闷油瓶讲话非常简略,有的逻辑关系甚至只能靠我自己补充,这就导致了他向我讲述的内容缺失大量细节和因果关系。这反而能让我更加肯定,在这件事情之外,有他刻意隐瞒我的内容。

“那作为交换条件,你到底答应了二叔他们什么?”我问他,“当时我在外面都听见了,你说你会解决,解决什么?”

“武斗的事。”

我轻轻一笑,终于露出马脚来了。

“前面那句,我也听到了。”我说,“你当时说了一句‘我不会让他去’,这个‘他’是谁?你可别告诉我是胖子,是潘子,是三叔,长沙城你总共也没认识多少人,跟你攀得上交情的更少之又少了。”

我刚才话只说了一半,就是想听听闷油瓶怎么解释。如果他顺着我的话往下说,恰恰说明他有事瞒着我。

“小哥,你让我死得痛快点吧,你到底瞒着我要干嘛去?”

闷油瓶想了想,似乎是妥协了,对我说:“我要回东北张家,处理一些事情。”

“要多久?”

“可能会要几年。”

“哦,那又没什么,你干嘛死活不让我知道。”我道,“我跟你一起去就是了。”

“你不能去,吴邪。”他斩钉截铁道。

我没理他,自顾自起床穿好衣服,去收拾自己的行李。

我背对着他,生怕他像上次一样给我来那么一下,就道:“当然,你也可以把我打晕,不过我依旧会去找你的。”我回头看了他一眼,“我又不傻,我知道去长白山的路该怎么走。”

闷油瓶在我房间里呆呆地站了一会儿,就回了自己房间。我一口气也没敢松,时时刻刻竖起耳朵听着他房间的动静,就怕他偷偷溜了。

好不容易熬到早上,家里突然来了一个洋人,说是来找我的。我一看,是阿宁他们的人。

这个人告诉我,他们的老板也就是裘德考,其实来中国的时候,就已经风烛残年了,这一个月身体更是每况愈下,在昨天晚上已经不幸病逝了。

我暗暗吃惊,同时他也交了一些资料到我手上。他说这都是他们这几年调查的资料,现在他们老板死了,调查也不用再继续,这些资料就没用了,阿宁不知道怎么处理,索性让人带了给我,觉得或许对我会有用。

他临走前还说,过两天他们就要离开中国了,走之前会在沈园办个酒宴,阿宁说希望我能去为她践行。我想着好歹相识一场,现在事情都过去了,就答应了。

但阿宁这个女人向来狡诈多端,我怕这又是她的什么计划,就打听了一下,今天教堂那边的确是在开追悼会,到场的几乎都是洋人。

于是我抱着那一堆资料喜出望外,心想这裘老头死得真是时候。然而我一翻开就傻了,这些资料大部分都是用洋文记的。没办法,我只好差人去解家,从小花那里借了个翻译过来。

小花的人效率就是高,什么都不多问,就开始帮我闷头做事,一直到下午,他已经把那些内容基本上都翻译成中文,抄出来写在了纸上。期间我防着小哥偷溜,一直让胖子替我看着他。

阿宁他们给我的东西内容十分冗杂,其中还包含着许多对我没有用的信息,我把这些信息除掉,再把剩下的资料整理了一下,最起码知道了他们来中国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这要从早些年,裘德考在我爷爷那里得到那一份帛画开始说起。

那帛画上的内容不是别的,而是只存在中国古代传说当中的导引之术。据说,上古有某些鸟兽,拥有长生不死的本领,人们观察模仿它们的习性,找到了一种功法,练了可以使人舒展经络,达到长生不老的目的。但裘德考暗中找了很多中国的学者和武术大师做研究,始终对其中的内容一知半解。

后来,有人无意中用西洋的数理推导出其中隐藏的信息,发现这其实是一张地图,最终指向中国的某个地方。

不知道为什么,裘德考坚信,图中所指的那个地方可以使人长生,但在此前,他需要找到我家里剩下的那些帛画,因此他来了长沙。

消化掉这些信息,我又把桌子上的资料重新整理翻看了一遍,突然在一个本子的夹层里,我发现了两页纸。我拿出来看了看,原来是他们重新记录整理的蛇眉铜鱼的信息。

前面所记述的内容,和上次吴老四讲给我们听的东西没有什么太大的出入,只是有一些当时乌老四刻意隐瞒的内容,这些内容全部和最后那一部分,也就是当时我所不知道的第三条蛇眉铜鱼的内容有关。

看到这里,我这才觉得自己找到了整个迷局的关键所在。

只见上面写着——西夏古国,长白山底,青铜巨门,十年一启。导引之术,入门习之,凡世之人,可得永生。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171)
©槐安国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