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安国师

瓶邪only,不拆不逆
故事写给最好的人

【瓶邪】《引狼入帐》01(R,将军瓶x狼少年邪,he)

#一直很想吃的肉,没人炖只好自己动手

#不算连载,大概就几发完吧

#一个小白狼邪为了报答将军大人的救命之恩,      当牛做马    以身相许的俗套故事,重度傻白甜ooc慎

《引狼入帐》

(一)

北风卷地,白草尽折,断旗在风中猎猎作响。天虽回暖,在这塞外漠北依旧是霜雪覆地,寒风彻骨。

放眼望去尸横遍野,断肢残臂数不胜数,满地血迹斑驳,于素白雪野中格外显眼。仿佛一闭眼,那滔天的厮杀声、兵戈交接声仍回荡耳畔,回荡在这千年百年间,这荒无人烟的茫茫塞北。

黄沙掩忠骨,马革裹尸还。

“禀将军,我军伤亡人数已尽数清点完毕,死去兄弟们的尸首也已带回来了。”

黑色骏马上的男人面如冰霜,闻言只点了一下头,淡漠的双眸中似有着与尘世不容的疏离。

马上这人乃是当朝护国大将军张起灵,骁勇善战,杀伐果决。敌国传言其是阎罗转世,凶神恶煞,实则熟识他的人都知道,他只是不苟言笑,惜字如金。坊间甚至有胆子大的平头百姓暗地里给他起了个绰号,叫做“哑巴张”。即便如此,人们心里实是十分崇敬他们这位大将军的,张家军所过之处,人无不箪食壶浆,夹道相迎。

“启程。”张起灵沉声开口,按辔徐行。

语罢,大军开始浩荡前进,在这萧索荒野间犹如龙盘蛇走,所过之处寒鸦惊飞。

过一山口时,狂风忽起,漫天黄沙迷得人睁不开眼睛,张起灵当即命全军原地驻扎。

忽地,有一白影一闪而过,速度极快。有好几个将士都目睹此状,揉了揉眼睛,以为是见着了山中鬼魅。

“那是什么,是不是见鬼了?”

“别胡说,兴许是狐妖呢。”

“狐妖?来报恩吗?难不成是看上咱们将军了?”

“那咱们将军不得被这玩意儿给榨干了?”

“可闭上你的臭嘴吧!咱们将军是什么人,那叫一个雄姿英发,那叫一个盖世无双,莫说一只女妖,就是来只男妖,照样能收拾得服服帖帖!”

军中你一言我一言,低声交谈,其中不乏淫言秽语。张起灵听得清楚,却也不恼,只叫人前去查探。

未多时,有一兵将手提一白色小兽回来,晃了晃手中那小东西,笑道:“将军,晚上可以开荤了!”

众人定睛一看,这人手上拎的,原来是只白色的小狼崽。在这冰天雪地之中,想来是只雪狼幼崽。这小狼不住挣扎,见到那么多人更是惶恐至极,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嗷呜直叫。

王胖子见了笑盈盈地提过去,嘴里念着“狼肉好啊狼肉好,又御寒来又壮阳”,转身给关到火头军的笼子里去了。

说来也是造化,这天军中还有人打到了一头羚羊和一头野猪,人们倒把那不够塞牙缝的小狼崽给忘了个一干二净。

到夜间张起灵亲自在营间巡视,路过马棚附近时,忽听得一声啼叫,声如幼犬。他记得这是白天那雪狼幼崽的声音,徇声一望,只见一团白色窝在铁笼一角瑟瑟发抖,不知道因为惧冷还是惊慌过度。而那一双澄澈空明的眼睛,似寒天星珠般盯着自己。

他踱步过去,那小东西立即惊恐得咿呀直叫。直到他打开笼门,那小家伙才渐渐平息,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他,伸出了一只爪子去。它见这男人一动不动,似是无意抓自己,又大着胆子伸出一只脚去。终于小白狼钻出了笼子,往男人脚上蹭了一蹭,飞快地跑走了。

“将军!那狼崽子溜了!要不要末将去打回来?”值班的士兵远远见到过来询问。

张起灵摇摇头:“此子尚幼,留它一命。”

跑远了的某只小白狼闻言回过头来,晶亮的眸子在夜里煜煜生光。只一会儿,白影便没入山石之中,没了踪迹可寻。

张起灵本没将这小小插曲放在心上,谁知第二天那小白狼居然又出现了,照样是在夜里他巡视的时候。那小狼过来蹭了蹭他的靴筒,将一样东西放在了他脚下,朝自己叫唤了一声又飞快跑走了。

他一看,放在自己脚下的居然是只死鸟。他不由得心中一动,现在乃极寒时节,山中萧条,兽类最难觅食,这牙恐怕还没长齐的东西,居然好不容易猎来一只鸟,还赠与了自己。

旁边的士兵都看得惊奇,纷纷赞叹此兽甚通人性。

第二天张起灵便下了命令,若见到日前捕获的雪狼幼崽,不可伤损亦不可捕捉。只是这样一来,那小白狼便肆无忌惮了,日日堂而皇之地去军中找张将军,有时有不知哪里寻来的食物,空手而来时就到将军帐中小憩一会儿。

张起灵每回看到它为自己寻来的食物都甚是无奈,这天见他叼来一块腊肉,想是哪个猎户家中盗来的,只得摸摸它的脑袋道:“以后不用了,我有吃食。”小东西正歪着脑袋蹭他手心,闻言抬头看他一眼,也不知听懂没有。

未曾想,幼狼竟一路相随,跟着大军从山野到街肆,自寒冬至初春,直到京师。

入京的时候,王都监①一边骑着马,把它放在身前:“我说天真,你可是被我们照顾得越来越肥了啊!头几天还是你找东西给我们老大,没几天就成我们喂你了啊?你瞅瞅胖爷我都快瘦成柴了。”天真是他给这小雪狼起的外号,这么叫着叫着也就叫惯了。

小狼不满地叫一声就想跃下马去,谁知一把被身后的胖子抓住了后颈毛:“你怎么成天就爱往那小哥身旁钻,在胖爷我马上待一会儿怎么了!”某只又发出了一声不满的叫唤。

待得快到将军府门口时,前头的张起灵回头望了它一眼,小狼立即眸光一闪,几下跃到张起灵马前。张起灵俯身一抓,便将他拢到了自己的披风之中。

他本是想让这东西避寒,谁知它在自己腰间胯间钻来闹去,极不安分。他“啧”了一声,又将它捉出,放在自己肩上。 

小狼崽被张起灵带回府里精心照料着,基本上,将军大人吃什么,它就吃什么。这么养了月余,小狼便大了不少,也丰腴了一大圈。

晚上它总爱钻到张起灵房里和他一起睡,第二日被管家发现又立马被提溜下床,打得满地乱跑。其实也不是真打,他们家将军下过命令的,连根毛都碰不得呢。

王胖子和张起灵是旧友,常来府上看望,每次见到小狼就喜滋滋的,忍不住逗弄。他常说这狼是当狗养呢,只不过再惯下去,就要无法无天了。张起灵不以为意。

小白狼平日里还算听话温驯,只张起灵怕它消化不良,上前抢它骨头的时候,它便露了几分狼的本性,龇牙咧嘴的,时不时还在张起灵手上咬上一两口。咬得倒是不重,只是随着逐渐长大牙尖了,总难免咬出血痕来。

每每那时张起灵就不理会它,任它叫唤打滚咬裤腿,照样心无旁骛地看书,对其可怜状视若无睹。

终于小狼妥协了,叼来先前啃得痛快无比的骨头,放在张起灵桌上,任肉油浸染了宣纸好几层。它伸出前爪碰了碰张起灵的手臂,那人不动,它再碰一碰,终于那人转过头来看它了。

“我不吃这个。”

还在生气?小东西又恼又可怜地伸长了脖子,正要叫几声卖惨,一双指节奇长的手伸了过来,在它脑袋上揉了一把。

TBC

①注:都监古时多为宦官担任,此处(为胖子终身性福考虑)稍作改动,请勿深究。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3)
热度(1506)
©槐安国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