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安国师

瓶邪only,不拆不逆
故事写给最好的人

【瓶邪】《雨村一日游》特别篇《明日人间》(六一贺文)

#一直都特别心疼小时候的哥,想了想还是写了这篇自己想写很久的,就当做六一贺文了,祝小朋友们和我自己(划掉)节日快乐~🙈

#主铁三角,瓶邪互动比较少,治愈向

《明日人间》

暮色刚笼下来,晚风微凉时分,瘦小的孩子拖着有些疲惫的身躯回到自己的小房间。

饭已经吃过了,每天的饮食都是统一安排的,饥肠辘辘是常有的事。为了节省体力,他索性在床上躺下,尝试让自己全身放松,以最快的时间进入最高效的睡眠模式。这也是这个家族的人教他的,可以让人的体能在最短时间内恢复到最佳状态。

日复一日的生活使人麻木倦怠,他似乎从未想过尽头,也无暇思考意义。他能做的只有闭上眼睛,漠然等待着天明破晓,哨响鸡啼,又是一个周而复始。


鸡鸣声打破了这个小村庄的宁静,南方这个时候,天似乎亮得特别早。

吴邪起床的时候张起灵已经去山上锻炼了,他习以为常地起床,穿着老头背心和大裤衩到院子里去洗漱。

听到门口传来的动静,他满嘴泡沫抬起头,看着面前出现的一大一小两个人影,瞬间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险些连牙杯也要掉在地上。

等胖子起来又要再晚一些了,明显可见的黑眼圈和萎靡的神色昭示着前一天夜里他在棋牌室的战绩。用吴邪的话来说,这叫虽败犹荣。

胖子草草洗漱完,来到客厅吃早饭,一过去就看见桌子前面坐着一个小孩,模样白净,正乖巧地吃着手里的鸡蛋。

“哟,这谁家孩子,怪水灵的,快让叔叔抱抱!”胖子一见就乐了,伸手去捏小孩的脸,没想到被小孩非常迅速地躲开,“这还怕生你看。”

吴邪把剩下的早饭端上桌,擦擦手道:“小哥说山上捡的。”

胖子的目光在对面一大一小两人之间来回游移,凑过去悄声对吴邪说:“你不觉得这娃和小哥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吗?连表情都差不离,我觉着这是张家流落在外的下一任族长。”

“我也觉得是小哥私生子。”吴邪默默说道。

“不能啊……”胖子又仔细打量了两眼,“看这年纪,算起来那会儿小哥还在门里呢,总不能终极是个女妖怪吧。”

看着面前这如出一辙的脸,如出一辙的表情和动作习惯,两个人复杂地对视了一眼,心里大概有了底。

这时小孩放下了手里的鸡蛋,摇摇头表示自己吃不下了。

“张家就是缺乏人道主义精神,这么小孩子就节食,吃得还没门口鸡多。”胖子一边抱怨着,一边拿着车钥匙开车去了。

回来的时候,除了这几天的菜,胖子还买了一大堆零食,说今天六一超市打折。他下车的时候看见张起灵在门口拔鸡毛,小孩在旁边安安静静地坐在旁边,下巴搁在胳膊上,十分专注地看着。

胖子顺手递了盒旺仔牛奶过去,示意小孩接着。小孩很警惕地看着他,转头看了看张起灵,得到他的默许,这才伸手去拿,拿了却也懵懵懂懂地看着。胖子索性替他把管子插好,手把手教他喝。

等他把菜搬进去的时候,见吴邪目不转睛地看着门口两人,在他面前摆了摆手:“瞧你这心疼劲儿,昨天还说谁碰咱家的鸡就跟谁没完,今天就让小哥宰了给人家吃。”说着他也坐下来,“你说我们仨,是不是都做梦呢。”

吴邪只是微微笑了笑,轻轻摇头。

闲来无事,胖子本来想教小孩打游戏,但看他兴致缺缺,就给他放了电视,自己到厨房帮吴邪炖鸡去了。

吴邪出来看见小孩好奇地盯着电视机,上面放的是军事节目,想了想还是换了台。但不管是动物世界还是小猪佩奇,小孩都只是平静地看着,似乎对这一切都无所谓。

他不信邪地换了一台又一台,直到放到考古节目,小孩好像才看得专注了些。吴邪看着屏幕上的古棺和文物,不由心中一恼,又转了台,换成西游记。

过了会儿张起灵走过来,示意小孩过去些,小孩听话地往旁边挪了挪。张起灵就坐到两个人中间,开始闭目养神。

等鸡一炖好,吴邪就盛了碗鸡汤给小孩让他喝。小孩依旧看看张起灵,看他不反对才接过去。

午饭后吴邪坐在沙发上看手机,小孩看了两眼他手里的东西,眼里飘忽着几分探询和迷惘。吴邪见状举了举自己的手机:“要看吗?”

小孩仍旧是摇摇头,似乎外界的一切都无法引起他的兴趣。吴邪默默叹了口气,心道果真是三岁看到老。

小孩有些拘谨,在沙发上看了将近一天的西游记,下午就打起盹来。吴邪给他盖了块毯子,本想让他靠到自己腿上,没想到一动小孩就敏锐地醒了。他看了一眼这个青年,似乎知道他没有恶意,又安静地闭上了眼睛。

吴邪把电视关了,房子里瞬间安静下来,只能听见胖子在隔壁房间轻微的呼噜声。他静静地注视着面容宁静的小孩,不敢有太大动作。那向着孩子的眼神温柔极了。

只是他没有发现,当他注视着这个孩子的时候,身后也有一道平静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和自己现下的眼神别无二致。

晚饭及其丰盛,吴邪和胖子两个人不断给小孩夹着菜,直到碗里再堆不下为止。小孩有些手足无措,看着这个菜还没吃完,又有其他菜放上来,根本不知道先吃哪个。

毕竟是孩子,平时又有节食的训练,吃了几口也就饱了,下了餐桌顾自到院子里去溜达。

吴邪和胖子弄了点酒喝,吴邪不放心孩子,中途还是偶尔会朝院子外面看看。孩子过一会儿在院子里踢着石头,过一会儿大着胆子去摸狗,蹲在篱笆前看鸡,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十分利索地爬到墙头上去了。

张起灵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上去的,和他并排坐在墙上,抬头看着天穹。

孩子静静地仰望着,这时清辉垂野,星月疏朗,一直连到远方苍山微茫。他在那个大宅子里也时常抬头看着天发呆,这个世间对于他来说是模糊而死板的,他从不知每天见惯的景色和别处有什么不同。

生活的边界,人情的交织,这些概念对于现在的他,都太模糊了。他落于混沌,却还不知混沌为何物。

但现在,他所见到的一切又太明朗,太清晰了。

吴邪和胖子在屋里一边喝酒,一边喋喋不休地比年纪,吵嚷着过六一的问题。

小孩的目光被他们的声音吸引过去,片刻后侧过头道:“他们,都很好。”

“嗯。”旁边的张起灵应了一声,抬手轻轻拍了他一下,说了句话。

这句话在小孩年幼时尚记得清楚,后来辗转各地,时常忘记人世间种种事情,他早也不记得这个新奇又熨帖的梦境,还有梦里自己说很好很好的人。


多年后,张起灵行走在乡野间,村庄里的灯火不少已经熄灭,只余下零星几盏。

他一边赶着路,一边抬头看星辰来辨别方向。蓦地,他想起似乎曾有人在星光下,对自己说过什么话。

他记得有人对自己说——总有一天,你会遇见。

只是会遇见什么,这句话是谁对自己说的,他终究无法记起了。

只停留了这片刻,他未及多想,继续前行。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4)
热度(1202)
©槐安国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