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安国师

瓶邪only,不拆不逆
故事写给最好的人

【瓶邪】冷暖人间(雨村日常)

万圣节啊,怕你们捣蛋,发点糖吧~《余生》的雨村篇

>>>>>>====<<<<<<<

《冷暖人间》

  • 以前从没有人跟他说过洗头要用热水,他更不关心别人是否穿了拖鞋。但这感觉是极好的,而且张起灵知道,这样好的感觉他还能体会很多年。

 

古语道“一场秋雨一场寒”,说的正好这三个人初到雨村的时节。比起杭州,这个小村子周围青山环绕,地广人稀,更添寒凉。

人和人的体质总是有区别的,张起灵还穿着薄帽衫的时候,吴邪已经拿出了针织衫,套上了夹克。刚来的几天忙着整理打扫,胖子也就一件单衣,这几天却也开始添衣了。

也许就是这种因为差异,当张起灵直接在院子里用凉水冲头的时候,吴邪才会那么惊诧。当初装自来水的时候因为管道改道的问题,院子里的水管接的是村里的深井水,凉意沁人,三伏天甚至能用来冰西瓜。

那么多年张起灵早习惯了,几乎是拿起管子就往头上冲,水珠溅到身上好似没有知觉,洗完也只是拿毛巾简单擦一擦。

他每天早晨都要锻炼,对于他来说,这样的洗头方式方便且舒适,他从未觉得有哪里不妥,但显然有人不那么认为。有好几次,他洗完头擦着头发时,看见吴邪的眼神一遍遍扫过自己,眉头微微蹙起。

终于有一次,他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吴邪摇摇头没说什么。但是第二天,他冲完头回屋发现多了一个吹风机。这吹风机从原本的柜子里被取出来,放在了十分显眼的地方。他不习惯,因此就没用。

再一天,等张起灵锻炼完回到院子里,刚拿起水管就听到吴邪在屋里喊自己。

“天凉了,别用冷水冲头了,对身体不好。”他听见吴邪如是说。

他进屋一看,吴邪在卫生间里放了一盆热水,热气腾腾的,水汽把镜子都晕得模糊一片。

脸盆是刚来的时候去镇上超市买的,非常普通的塑料盆。这一盆热水放在洗手池里,自然得好像桌上放着一碗饭,却突然间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他看着雾蒙蒙的镜中那模糊的人像,恍惚的感觉在心头一闪而过。

“太麻烦。”他顿了顿道。

“我替你洗!”原以为这个人会放弃,却没想到听到这样一句话。

于是板凳被搬进浴室,脸盆被挪到地上,热水依旧冒着丝丝热气,等待着完成自己普通的使命。

张起灵就这么坐在和他身高严重不符的小板凳上,低着头,任由热水在他发间冲刷。手指穿过他的发间,显得有些小心翼翼。

他虽然低着头,却能想象到这是一双怎么样的手,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圆润的指甲,握笔处有一点薄茧,和自己的完全不同。他也能想到,这双手的主人是如何专心致志地盯着自己,也许脸会被热气熏得微微泛红。

相比他的皮肤,吴邪的手指微凉,却也在热水的浸润中渐渐变得暖热了。一道道暖流从他头上落下,像是要灌注进他身体的每一条脉络,又像是要漫过漫长的生命,终于把他的思绪也浸染得同那镜子一般朦胧了。

他发现自己开始有期待,期盼着锻炼完回到家,看到那一盆白气嫋嫋的热水,那一个小巧的板凳,还有那个朝他招手的青年。

这成了他一天中最惬意的时刻,时间好似会被遗忘,他希望那手指在他头上多停留一刻,再多停留一刻。

这时候的他总是非常安静,但吴邪却闲不住,要和他说话。

他从吴邪的话里,通常能知道很多事。例如他们订的鸡已经在运来的路上,例如吴邪想养狗,再例如胖子在杭州时喜欢去一家洗头店,并且和老板娘关系不一般。

胖子向来是喜欢去洗头店洗头的,从前他不置可否,现在恍然有些明白其用意,确实是很值得享受的一件事。也许“享受”这个词离他从来是有些遥远的,但是当一天中这个时刻来临,这种遥远似乎也渐渐云消雾散了。

吴邪还说,自己小时候去长沙老家,他奶奶就是这样为他洗头。张起灵可以想见,也许是某个晴空朗日的午后,也许是某个暮色苍茫的黄昏,在古旧的屋舍前,那个男孩子低着头,如同他一样,沐浴在这样平静而匆匆流过的时光里。

为他洗完头,吴邪往往还要用上吹风机。那是科技的产物,作用迅捷有效,但噪音极大,张起灵向来是不惯用的。他的发丝较软,晾上一会儿通常能干。

后来两人便做了个妥协,在屋门口放了把圈椅,坐在上面晒上片刻,头发自然也就干了。

偶尔胖子目睹这些画面,总要嚷上几句,让吴邪这个洗头师傅再多加一个人,吴邪就拿一句“今日客满,择日再来”打发他。

渐渐地张起灵发现,在有些方面,其实吴邪自己有时也不甚注意。比如他从浴室洗完澡出来,常常不穿拖鞋,刚起床急着去上厕所亦如此,时间一久,便完全忘记这回事。

于是张起灵常把他的拖鞋放在显眼处,倒是要好许多。如果是冬天泡脚,吴邪忘记把拖鞋遗落在远处更是家常便饭,这种时候张起灵也索性不替他取,直接扛了人就往床上扔,十分方便。

最麻烦的是吴邪养狗之后,那狗总喜欢叼人的鞋子,尤其喜好拖鞋,他们的拖鞋五天里有三天是寻不见的。一开始张起灵还极有耐心地找,多半是藏于沙发和床底下,后来吴邪感冒过后,他便开始严肃看待这事。某天用眼神恐吓了小狗,从根源上杜绝了此类事情的再度发生。

两个人睡到一起,似乎又是很顺理成章的事。也许是到雨村的第四天,也许是第五天,张起灵记不清了。原本习惯一个人的睡眠,却也觉得两个人睡在一起,温度恰好。

至于吴邪微凉的指尖和脚掌,大概不是光凭借一双棉拖鞋就足以改善的。张起灵想,他还有足够的时间,用自己的体温去填补这张双人床的温度。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2)
热度(1342)
  1. 言th。槐安国师 转载了此文字
    带着暖意和一点点捉摸不透暧昧的 未完全在一起的瓶邪这是什么嘛美好的相处模式啊啊啊
©槐安国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