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安国师

瓶邪only,不拆不逆
故事写给最好的人

【瓶邪】《师傅领进门》番外之《一日为师》R

把番外捞出来混更,本子通贩信息见置顶

一个很久以前的关于蜜蜡play的点梗🙈

《一日为师》

端午过后,长沙城的风波渐渐平息下来,阿宁他们处理完裘德考的后事,就打算回国了。他们的回程定在五月底,在此之前,他们还在沈园办了一场酒宴,并且邀请我过去参加。

虽然阿宁这个人对我们家做过一些不好的事,但现在事情都过去了,我倒也没那么记恨。只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保险起见,我去的时候还是捎上了闷油瓶和胖子。

别看胖子之前一副和他们势不两立的样子,现在冰释前嫌了,哥们长哥们短的,酒都拼了好几轮。

阿宁他们带了几瓶洋酒,那种酒我喝过,后劲很大,就没敢多喝。再看看胖子那边,平时老爱吹自己酒量好,现在喝高了,已经开始红着脸唱戏了,还吓跑了隔壁包间的一桌客人。

阿宁的酒量倒是比我想象中的好,喝了那么多也只是有些脸红,脑子比胖子要清醒得多了。闷油瓶陪着胖子去茅房的时候,阿宁就坐到了我旁边,拿出了一个锦盒来。

“吴少爷,你见多识广,帮我看看这东西怎么样。”

我打开一看,是一串蜜蜡,颗颗圆润无瑕,蜡质厚实,一看就是老矿料。

“可以啊,这东西哪来的?”我对她道,“就这些都能在八角亭盘个铺子了。”

“我们来长沙之后收的。”阿宁把盒子关上推到我面前,“你要是喜欢,送你了,就当作临别赠礼。”

我嘴上说着不好意思,一边毫不客气地收下。

“你们中国人不是最讲究礼尚往来吗?”她笑一笑,“我这次走了,以后怕是见不到面了,你不送我点什么留作念想?”

我心说你这东西这么值钱,我身上拿得出手的也只有小哥给我的玉了,不过那是万万不可能给的。我在身上摸了一阵,最后只找到路上新买的一支毛笔,是余仁和的,价钱也不便宜,只不过和她的东西肯定是没办法比的了。

“我身上只有这个,你要是不嫌弃,就收下吧。”

阿宁端详了一阵,笑道:“虽然我不会写毛笔字,不过这份礼我收了。”说着她凑过来,不怀好意地往我领口瞄了瞄,戏谑道,“吴少爷,你家姑爷平时闷不吭声,功夫了得,我看其他方面的功夫也不差嘛。”

我的脸一下就热了,我知道外国风气开放,但我没想到阿宁一个女人,说起这种话居然跟胖子一样面不改色心不跳的。

这时胖子他们正好回来,闷油瓶往我这里看了一眼,大概是不明白阿宁为什么笑得那么开心。

阿宁的手下都很会喝,酒席很晚才结束。散了场胖子又嚷着要去青石桥头吃宵夜,等我们回到家已经很晚了。

胖子一连吐了好几次,我和潘子忙活了一阵,才让他睡下。这么来来回回一折腾,我倒是清醒了不少。

回房的时候闷油瓶还没睡,就坐在我床上直勾勾盯着我。我被他看得心里发毛,刚想开口说话,就被他一把抓过去,抵在床柱上亲了半天。

https://wx4.sinaimg.cn/large/ad889433ly1fwlzuot2ssj20ofcn1e83.jpg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9)
热度(863)
©槐安国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