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安国师

瓶邪only,不拆不逆
故事写给最好的人

【瓶邪】《师傅领进门》22(民国AU,武术师傅瓶x武馆少爷邪,he) ​​​

#飞起来一脚踢穿他俩的窗纸

#本集告白高甜+ooc预警

(二十二)

“他哪有那闲工夫。”胖子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他二叔最近督得紧,给他找了个师父,天天教他练武呢。”

秀秀一下就来了兴致:“我听小花哥哥提起过,是不是一个不爱说话的小哥?”她突然像是想起什么,转头看我,“元宵节那天他是不是替你去抢天灯了?”

“你怎么知道?”

“果然是你们。”秀秀恍然大悟道,“那天我回长沙了,远远就看见两个戴面具的人,我当时觉得很眼熟,但也不敢肯定是你。”

胖子一拍大腿:“我说呢,谁丫动作那么快,等我到的时候都散场了,原来是小哥。”

秀秀眼睛笑得弯弯的,“吴邪哥哥,你让那小哥帮你抢天灯,你是要送谁?”

我嚅嗫着道:“没有送谁,我自己放了。”

“这可是情人灯啊。”秀秀眨眨眼睛,“他摘了送你,而且你还收了?”

情人灯是我们这边比较通俗的叫法,我当然是知道的,但那闷油瓶那会儿刚来长沙,又失忆了,肯定不会知晓这些习俗。于是我道:“我们两个男的,哪里会想那么多,再说,小哥又不知道这些。”

“不能吧,应该是你搞错了。”胖子疑惑地看了我一眼,“我记得元宵前几天,我给他说过长沙街头抢天灯的传统。我还让他看中哪家姑娘,想讨来做媳妇儿,就赶紧抢了给人家。”

我愣了一下,心想如果是这样,那是不是意味着,等他以后想找相好的,我就可以跑过去说,你家这位元宵节早给别人摘过天灯了。他那位相好的会不会给气死?

说起来,这挨千刀的闷油瓶,自从早上来过之后,我一整天都没见到他的人影,也不知道干嘛去了。

半夜我睡得迷迷糊糊的,醒来有些口渴,想去床边拿杯水喝。没想到压到一侧的伤,手一滑就把杯子摔到了地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

我一瞬间清醒,没等我起来,边上窗户一动,一个人瞬间翻了进来,动作很利落,一看就是闷油瓶。

“小哥?”我被他吓了一跳,“你怎么来了?”

闷油瓶看看地上的碎瓷片,帮我又倒了一杯水。他默默把地面清理干净,将我移到床里面,翻身上床。

“有事可以叫我。”

我看他得心应手地做完这一切,心说这几天怎么跟个老妈子似的,要是我半夜想方便,难道还得把他叫起来给我把尿吗?

睡下没多久,我蓦然想起白天胖子说过的话,忍不住道:“小哥,原来胖子跟你说过元宵天灯的事啊。他让你摘下来送中意的姑娘,你怎么给我了,霸占了人家的,我多不好意思。”我说这话的时候竟然有些紧张,也不知道心虚个什么劲。

闷油瓶显然没有睡着,睁开眼睛转头看了我一眼:“你不喜欢?”

“那倒不是。”我说道。

“你不想要?”

“也不是……”我脑子里转了几个弯,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我那时候以为你不知道……”

“我知道的,吴邪。”闷油瓶沉声道,“我只想给你。”

我瞠目结舌地望着床顶,那里黑漆漆的,什么也没有。我以为我听错了,但我知道我没有。这个时候我脑子里几乎是空白,把他这句话颠来倒去捋了好几遍。

他想给我什么?哦,天灯。

可天灯是求媳妇用的呀,他想给我?他想让我做他媳妇?不、不对啊,老子可是男的啊。这怎么想都不对啊。

难道是我会错意了?这闷油瓶平时看上去无欲无求的,也不像是会说这种话的人。可这句话还能有什么意思?

按道理来说,我似乎应该问清楚,但转念一想,兴许人家没有那个意思,是我太能想了,那他会不会以为我脑子有毛病?

我纠结了半天,忍不住转过头去,想看看他的表情。但黑灯瞎火的,也看不大清,何况这闷油瓶还能有什么多余的表情。

没想到这时候他又开口了:“如果你不愿意的话……”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昏暗光线下,他脸上似乎掠过片刻的黯然神色。

“我愿意的!”我情不自禁脱口而出。说完我就后悔了,我愿意什么,做他媳妇?我吓了一跳,立刻改口道,“不,不是……”

这一次我保证没有看错,刚刚闷油瓶那双处变不惊的眼睛里,闪过一片薄光,在漆黑夜里格外显明。

我心中一动,不知不觉道:“我是说,我是不会拒绝的。”

这句话我说完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后来再回想起来,总觉得这个时候是被鬼迷了心窍,说的话几乎都不由自己。

我脑袋里面空空荡荡,想把刚刚我们的对话捋成一条线,却发现心头激荡,怎么也静不下心来思考。

我满脑子只有一个问题: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感觉自己好像答应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直到被子下面,闷油瓶捏住了我的手,我才后知后觉地回过一点神来。

下一刻,我发觉身边一动,一个黑影罩了在我上方。我还没明白他要干什么,他就扶住我的脑袋,凑了过来。随即我感到软软热热的东西碰了碰我的额头——原来是闷油瓶亲了我一下。

小的时候,我爹妈亲过我,我三叔亲过我,那都是长辈对小辈的喜欢。

名义上,闷油瓶算是我师父了。但他年岁长不了我多少,平时我们更像是朋友。他刚刚又说了那么些话,我怎么看,都觉得他这是要和我好的意思。

而且我发现,我似乎并不厌恶他这样的触碰,我甚至希望,他再来一下。还他娘的挺舒服的。

但我看他躺回去不动了,就瞟了他一眼道:“小哥,我没跟女孩子好过,也没这种经历,但我觉得,好像应该要礼尚往来一下。”说完我伸过头去,在他疑惑的目光中亲了他一下,但没想到亲在了他眼睛上。

“不好意思,亲错地方了。”我擦擦他眼皮上的口水,又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

我听到闷油瓶发出了极轻的一声气声,好像是淡淡地笑了一下。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9)
热度(430)
©槐安国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