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安国师

瓶邪only,不拆不逆
故事写给最好的人

【瓶邪】《命蛊》(原著向,接重启。he)

(十九)地下湖

闷油瓶没有理会我,一直背着我走了有好几里路,我才勉强能自己走。

我们最终的目的地是山间的一个岩洞,据常生说,从这个山洞进去,最终能找到我们要找的湖。但是这个岩洞聚集着大量僵尸虫,而僵尸虫的习性是白天在黑暗的地方休息,晚上成群出去觅食和活动,和蝙蝠有点相似。

正因为这样,他选择了夜晚而不是白天带我们来,并且嘱咐我们天亮之前一定要离开。

岩洞里是很典型的喀斯特地貌,连通着地下河,我们沿着河道一路进去。我拿手电照了照,水干净得要命,什么杂质都没有。根据我以往的经验,这么清的水,要不水有问题,要不水里有什么厉害的东西。

经过刚才的事情,我更坚信了我的运气和旁人总是大相径庭的,因此虽然有闷油瓶在,我也不敢再掉以轻心,时刻注意着周遭的动向。毕竟如果出了事,第一个遭罪的铁定还是我。

洞里非常安静,水从外面那个潭子连进来,波动很小,也几乎没有水滴声,因此基本上现在只听得到他们几个走路的声音。偶尔黑瞎子还吹几句口哨,香港那两个张家人会低声交谈几句,听不清在说什么。

我习惯性地去看闷油瓶,发现他一直在观察岩壁,我记得常生说过,那种虫喜欢在这种岩石缝隙里繁殖,或许他是在注意这个。我不禁想,闷油瓶的麒麟血对这种虫子不知道有没有用,如果有的话,张家人是肯定不会变成虫尸的。

这么想来想去,似乎最后会变成虫尸的还是我。我又突然想到,常生说虫尸要密封住再烧,这个密封指的应该包括堵住所有能让虫子出来的孔,不知道包不包含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

我把这事跟胖子一说,胖子问我前面还是后面,我心说这货更不正经,而且越老越不正经。刘丧大概是听到我们的对话了,看了我们一眼,又转过头去。

我心想耳朵太好有时候也不见得是好事,这个人住宾馆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很受折磨,尤其是那种隔音差的。

走了大概有十来二十分钟,我们找到了那个湖。这个湖有大半个足球场大,垂直往上十几米的样子有一个坑洞,不知道通到哪里去。湖面非常平静,清澈得贴近蓝绿色,但是一眼竟然望不到底,可见湖中心应该是很深的。今晚月色挺好,光从坑洞上漏下来,照得湖面碧悠悠的,如果是白天,景色应该很好。

我们之前已经决定好让黑瞎子和白昊天下水,白昊天的水性很好,我肯定是不担心的,以黑瞎子的身手,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白昊天关掉手电,跑到暗一点的地方,回来的时候穿着潜水服,应该是把潜水服穿在自己的衣服里了。她戴好泳镜,开始做准备活动。

我回头一看,黑瞎子也脱也基本只剩裤衩了,还是现在最流行的小猪佩奇的款式。

我一下就想起闷油瓶以前穿小鸡内裤的样子,下意识地转头看了一眼他的裤裆,似乎他记忆恢复后我就再没见他穿过那种奇奇怪怪的东西。

两个人基本是同一时间入水,黑瞎子的动作已经很敏捷了,但可以看到白昊天的速度更快,像条鱼一样就往下面游去了。

一时半会儿估计他们也上不来,夜里凉飕飕的,我们索性在岸上烤了火,待会儿他们上来能烤一烤。期间他们上浮了两次,最后一次时间极其长。

其余人耐心地在岸边等待,胖子和小张哥的话最多,听他们喋喋不休地讲,倒也不至于太无聊。不过经过之前死水龙王的事,我看着这种地下湖还是有点怵,生怕什么时候跳出来一条大鱼把我们吞了。

过了一会儿湖面上溅起一个水花,黑瞎子钻了出来,我仔细一看,白昊天被他抓着,看上去有点不妙。

我们赶紧把两个人拉起来,黑瞎子看起来没什么大碍,但是白昊天呛了几口水,止不住干呕,似乎还在微微发抖。我把衣服递给她,问黑瞎子发生了什么。

“这虫依附在一种水下植物上,那种植物要吃人的。”黑瞎子道。

据他的描述,那是一种外形类似九头蛇柏的植物,有非常多的藤条状枝桠。当然,尺寸和威力都比蛇柏要小得多了。当他们靠近这种植物的时候。那些藤条状的东西就会攻击他们。黑瞎子闪躲得很快,但白昊天反应没那么快,被那些东西卷住,险些拖到了里面。

黑瞎子是带了刀下去的,水下不好使劲,他砍了好一会儿才把那些东西弄断,带着白昊天上来。

我想了一下,这应该也是两种共生关系的生物,虫依附在植物上面摄取养分,植物依靠虫吸引生物体下水,从而进行捕猎。

我不禁有些后怕,一开始是白昊天主动提出下水的,好在后来黑瞎子也提出要去,否则我真不知道怎么跟白家人交代。

白昊天这时差不多回过神来了,看了我们一圈,最后把视线定在我脸上,对我说道:“没抓到,得再下去一次。”

“你休息一下。”我对她说道,“让别人去吧。”

“我水性好,没问题的!”白昊天又道,“刚才没设防,这次我一定注意。只要把那种树枝一样的东西引开,我刚才见过它们的速度,以我在水下的速度要躲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

“你说应该,就说明你并没有十足的把握。”我反驳她,“你还很年轻,又是我带出来的,出了事我不好跟你家里人交代。”

在雷城的经历让我心有余悸,经过那么多事,我不敢再让无辜的人卷到我们的这些事情里面。况且她还这么年轻,这么有活力,是一个女孩子最美好的年纪,本来就不应该蹚浑水。

我之前没料到这里的情况,以为不会有什么危险性,现在我突然有点后悔,我不应该带她出来。

闷油瓶之前一直没出声,这时问他们水有多深。

白昊天估算了一下,说:“至少四十五米。”

我想了想,看向黑瞎子道:“还是我跟你去吧。”

白昊天急了,对我说:“你身体刚好一点,不能去的!”她咬了咬下嘴唇,“我是真的很想为你,为你们做点什么,你不相信我,也应该相信黑爷。”

说完她看看我,又转头去看闷油瓶。闷油瓶立马看向我:“你不能去,以你现在的状态,最多潜三十多米。”说完他看了一眼小张哥,显然是示意他一起下去。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9)
热度(310)
©槐安国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