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安国师

瓶邪only,不拆不逆
故事写给最好的人

【瓶邪】《萌龙过江》09(终章)

【第九章】

相传女娲造人时每造一人,便取一粒沙作计,终而成一硕石。女娲将其立于西天灵河畔,此石因其始于天地初开,受日月精华,灵性渐通。不知过了几载春秋,竟生出两条神纹,将石隔成三段,纵有吞噬天、地、人三界之意。于是女娲急施魄灵符,将巨石封住,因缺姻缘轮回神位,便封它为三生石,赐它三生诀,并添上一笔姻缘线。

为了更好的约束其魔性,女娲思虑再三,最终将其放于鬼门关忘川河边,掌管三世姻缘轮回。

世人却不知,这巨石降至忘川时,有一小块脱离本体,几经辗转后落于东海深处。东海龙族发现后,在巨石旁植一珊瑚树,并缀满施以神力的六角铜铃,用以克其魔性。

如今吴邪阴差阳错往这三生石上一躺,春秋一梦,竟是想起了诸般过往前尘。

大梦初醒,他一时间分不清真真假假,浑浑噩噩地出了岩洞,却觉这东海浩大,不知该往何处去。

这时他想起了胖子。这百来年他从未见过小哥,但胖子从自己很小的时候就去了钱塘做生意,时常出入西湖,且对他照顾有加。就连他的兴趣爱好,也摸得一清二楚。

再细想,他提到小哥的时候,总会仰天长叹一声:“想当年……”吴邪每回想听他下面说些什么,却都只等来若有似无的叹息。

胖子见到他的时候本想调侃,却听到他脚上的铃铛又和从前一样,每走一步就叮叮当当响,不由一惊,再见他双目发红,心中了然,道:“都想起来了?”

吴邪本就悲难自制,这时更是不可抑制地泪流满面,哑声道:“都记起来了,我和小哥成亲前,你们去海崖歼灭礁石里的魔物密洛陀,重伤归来。我曾见书中记载,长白千年人参,天山万年雪莲,皆有奇效,就去找了。人参易得,雪莲难寻,我一连找了半月之久……”

胖子抓着他肩膀拍了拍,平日里这样爽朗达观之人,此时也不免眼圈发红。

吴邪揉了揉脸,问他:“之后都发生了什么事?杀我的人又是谁?”他实打实地又重活一世,绝不仅仅是死而复生那么简单。

胖子拉他去蚌凳上坐下,反问他:“我先问你,你知道你刚出生那时候,你三叔为啥把你托给小哥照顾吗?”

“钱塘水患?”

“我叫你天真果然没叫错。”胖子道,“你三叔之所以在你还是颗蛋的时候,就把你交给小哥,是因为你出生那天,你爷爷托九门齐家老龙爷算了一卦,算出你命中有一大劫,只有东海龙族一族之长能够化解。”

“同年,南海汪家龙族也算出,将有一条钱塘新降生的龙,会给他们带去灭顶之灾。那一年,钱塘出生的龙,只你一条。”

“南海和东海又是宿敌,知道你得到东海庇佑,更不能容忍,便千方百计寻来了斩龙刀,在那近百年里伺机行动。”

“操!斩龙刀?”吴邪不可置信,骂道,“是那玩意儿砍的老子?这他妈都能救回来?”

胖子叹了口气:“你说得没错,斩龙刀是世间至阴至邪之物,龙族若是受上致命一刀,神魂俱灭。你那时不到百岁,龙珠都没结成,挨了这一刀,肯定是凉透了。”胖子回忆道,“那天小哥带你回来,在你尸首旁守了三天,见你没得救了,最后去取了东海的镇海圣器——那个鬼钮龙鱼玉玺。”

吴邪心中骇异,霎那间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那鬼玺是上古神器,能使江河倒流,光阴回转,逆生死,改轮回。

“小哥便是动用了那件神器,回到你出生那年。这次他没有去钱塘,而是早汪家一步寻到斩龙刀,前往南海屠尽了汪家龙族。”

吴邪双目睖睁,似是已猜到结局,手指微颤,问道:“然后呢?”

胖子看了他一眼,道:“他虽是一族之长,也犯下了弑神屠龙的大罪,被罚囚于长白山底,受百年寒刑。”他又看了看吴邪脚上的铃铛,“去长白山前,他最后去杭州看过你一次,就是在你满月宴上。他封住这铜铃,亲手替你系上红绳,本是想看一看你,向你告了别就离开。只是没想到,你抓着姻缘线走向了他。”

吴邪从没想过,自己能在西湖平安顺遂地长大,原来都是一个人用百年的苦厄换来的。他闻言静默良久,最后颤声问胖子,那鬼玺现在何处。

他看着这无比熟悉的海底,当真如他曾说过一般,龙宫门口点了两盏巨大的大红海灯,满树满枝红绸翩飞,珠灯被赤草连结成网,笼得这幽暗青冥流光煜煜,光亮如昼。

他也曾见过送到西湖的聘礼,那礼服的腰封上缀着一粒灼烁无比的海明珠,险些晃花了他的眼。

胖子问他:“你要鬼玺做什么用?你可别乱来。”

吴邪朝他一笑:“我只是去守一个约。”

彼时年少不经事,许了白头之约,只当一世便是一世,却不曾想,有些命中难寻之人,哪里是只相守一世便够的。

吴邪取来鬼玺,缓缓催动。霎那间,风云渐起,天地变色,日月流转。

可惜吴邪法力不足,只够光阴逆转十年。

不过对于有的人,相比百年独行,却也足够了。

十年逆流而上,吴邪和胖子一同来到长白山。

吴邪看着那雪山延绵奇绝,那冰峰千古不化,他们要找的人便是囚于这极寒之地,一年又一年。

“张起灵!人间有一句话——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吴邪在风雪中喊道,“两情久长又如何,我非要争——这朝朝暮暮!我非要解你困苦!我非要这寒渊——你我共赴!”

那地底寒潭中的黑龙似是听到什么,缓缓睁开双眼。入眸皆是幽暗,光却在别处。

自此,吴邪和胖子便在山脚定了居。十年前吴邪尚未成龙,龙珠未结,这地方对他是极冷的。但每每想到那山底之人,他又觉得这不算什么了。

他几乎每天都要坐在垭口讲一些事情,昨天胖子弄了什么腊肉,今天他发现了什么好地方,对着雪山,对着山风,不停地讲,不管张起灵听不听得到。

就这样,春秋一载又一载,他们俩守在山口,看着长白山的雪下了十年,化了十年。

这年刚入秋,山里层林尽染之时,张起灵就出来了。

吴邪看着他,恍若隔世。

他突然想,什么海灯彩珠,红绸满树他都不要了,他只想同眼前这人一起,求得一世的安稳岁月。

日光下,不知是谁红了眼。那偷藏的红线,自吴邪指尖,一圈一圈绕向另一人指尖。

胖子那时的话没有错,只是时至今日,他才明白,这红线缠的不只是命中注定之人,也不止生生世世。

还有那入骨相思,且君不知。

END

番外什么的,还不确定会不会有辣X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0)
热度(774)
©槐安国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