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安国师

瓶邪only,不拆不逆
故事写给最好的人

【瓶邪】《萌龙过江》04(R,养成龙宝宝邪,he)

【第四章】

“你丫可拉倒吧!”胖子笑够了停下来,看着他道,“童养媳还要产崽,你会生蛋么?”

“我不会!”吴邪道,“母龙才会下蛋!”

胖子笑着拎起吴邪,一把丢给张起灵:“给!小哥,你的童养媳!”说完又是一阵大笑。

突然,他像是发觉什么,猛然噤声,和张起灵对视了一眼。原来不知何时,那小白龙身后的尾巴竟不见了,只剩下那对龙角还没能收得回去。

吴邪一下从张起灵身上跳下来,转了好几个圈,开心得跳起来。

两人之前承诺过他,等他能完全化形了就带他去人间,这下虽然剩下一对角,但戴个帽子遮一下,倒也没有什么大问题。

吴邪兴奋不已,整夜都辗转反侧,摸摸小鱼石头又看看小螺哨,被张起灵盯了好一会儿才乖乖闭眼。做梦也是笑呵呵的,不知梦见了什么。

人间近几日恰逢庙会,张起灵他们不敢带他去太远的地方,就在沿海小镇落了脚。

镇子虽小,倒也是热闹无比。他们到的时候正值夜色四合,灯火初上之时,街上花光满路,箫鼓喧空。一行舞龙舞狮的队伍穿街而行,人流如织。

吴邪盯着那在空中舞动的纸龙看了好一会儿,又看看张起灵道:“没有小哥好看,小哥是我见过最好看最威风的龙。”小家伙在学宫本来也没学到多少词,现在恨不能全用上。

张起灵抱着他一路看过去,小龙新奇极了,面对着广阔街市根本不知眼睛先往哪里放。那戏台上铿锵婉转的戏曲是极好听的,那一吹就转的风车也是极好玩的,一串串晶莹透亮的糖葫芦比那海底的珊瑚珠还要好看,是他从不曾吃到过的。

“小呃……”吴邪嘴里含着糖葫芦,鼓鼓囊囊的,指着一边不断叫嚷,“那以!告那以去!”

张起灵依言抱他过去,那小铺子上卖的是一些玉石金器,石头都是很普通的石头,陶器也是很粗糙的陶器,都是些小玩意,偏偏吴邪很喜欢。张起灵任他挑了一些陶瓷做的小兔小狗,还有画着花鸟的石头,只有那木雕的小刀,他怕伤着他没给买。

胖子相中一条红绳,上头系着一枚银铃,买了给吴邪戴在手腕上,一动就叮叮当当响。

再逛了一圈,几个人行至巷尾,那里恰逢一家大户今日办喜事,门口红灯高挂,锣鼓喧天,声势比起前方庙会毫不逊色。

吴邪伸长脖子瞧了半天,转头问胖子:“门上贴的是什么字?”

“那是‘囍’。”胖子道,“成亲都贴这个,两个喜成双成对。”

“那这个字是什么意思?”吴邪又问。

胖子一时语噎,平日里见得很多,从没人会问这个字是什么意思,这时他竟不知该如何作答。

倒是张起灵想了想,回答他道:“一生一世,永不分离。”

吴邪似懂非懂,忽然听见一阵小孩子的嬉闹声,不由转头去看。

“哟,那是娃娃在抢糖果。”胖子见了道。

吴邪听见糖果两眼放光,不管不顾地从张起灵身上蹿下去,直奔那里而去。张起灵见离自己不远,倒也放心,由得他去。

谁知就在此时,空中烟火忽起,瞬间将夜幕点得五彩纷繁,煜煜生光。人群顷刻间便熙攘起来,尽数往这里涌来,只是一个转头的瞬间,就遮住了张起灵和胖子的视线。

吴邪听见礼炮声本吓了一跳,正想回头找张起灵,却看见一人提着鸟笼从自己面前匆匆走过。这小龙自幼在水里长大,从没见过鸟雀,一下便看得呆了,急忙追过去。

只是孩子的脚程自然比不上成人,只转眼功夫,那提着鸟的人便不见了踪迹。吴邪找了一圈都不见他,不免有些颓丧,待转身的时候发现自己跑了不少路,小哥和胖子也早已不见了。

他既惊又怕,在附近转了半天,彻底失了方向。就当他站在桥上东张西望的时候,身后突然有人捂住自己口鼻,抓起自己就跑。

那不是自己熟悉的气味,吴邪瞬间惊惶起来,双腿不住乱蹬,挣扎间头顶的帽子也不知掉落何处。

那人放下他的时候,见他头上有一对角,立即惊呼一声:“妖怪!” 

几个同伙一看,果然如此,见他年幼倒也不怵。只是这头上长了角,定是妖邪之物,自然是不能拿来贩卖了。众人一合计,既然是妖兽,不如扔到海里祭龙王爷的好。

吴邪闻言倒是不害怕了,一下欣喜不已,心想到了海里就是自己的天下,哪里还由得他们。

人贩子把吴邪绑到海边,正要往下丢,却发现这妖兽身后还长了一条银白色尾巴,顿时双眼放出精光。原来吴邪法力低微,身后沾了海水,尾巴立即显露出来了。

这些人一看这尾巴晶莹透亮,隐隐闪光,俨然像是银片砌成一般,定是珍稀之物,到时编个名目去拍卖,定能卖个好价钱。即使不能,吃了或许也能大补。

吴邪听到他们的谈话,对他们说:“我兜兜里有糖果和芙蓉糕,还有糖话梅和小鱼干,都比我的尾巴要好吃。真的,我不骗你们!”

几人听得哈哈大笑,嗤笑了一阵便生了火,掏出刀开始边烤边磨。

吴邪见状心底一阵惊恐绝望,心想最好他们卖的时候被小哥或者胖子看到,他们一定会替自己报仇,买回来没准还能接回去。要是吃了,他听胖子说过龙族鳞血对凡人皆是剧毒,最好毒死他们。

他虽然乖觉,心中不住安慰自己,但听见男人磨刀的声音还是吓得颤栗,眼泪止不住滚出来。

“把刀磨得快些,待会儿斩的时候整整齐齐,不会片着肉。”

吴邪听见这话更是放声大哭,哭得颈肩的鳞片都浮现出来了。只是那些人没有发现,还在做着发财的美梦。

吴邪哭得累了,想起小哥和胖子,心中又悔又怕,低头叼起胸前那枚小螺哨吹了几下。没想到出了海,这螺哨声音仍旧传得极远。

不多时,天空阴云密布,风雨瞑晦,海上巨浪叠起,水势滔天。

一条巨型黑龙破水而出,直入云霄,在空中盘旋遨游,发出一声龙吟,把众人都看得呆了。只有那原先满脸涕泪的孩子,立时绽开了笑颜。

“伤及东海龙族者,诛。”一声令下,黑色巨龙俯冲而下,卷起那小白龙便入了海,不知所踪。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7)
热度(1051)
©槐安国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