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安国师

瓶邪only,不拆不逆
故事写给最好的人

【瓶邪】《萌龙过江》01(R,双龙设定,有养成,he)

之前说过的龙宝宝邪嘻嘻(*/ω\*)不会很长的

【第一章】

三月春,垂柳新绿,残荷初尽。

碧波万顷的西湖之上游船往来不绝,丝竹声声,粼粼波光之下却深不见底。

而此刻,湖底的香樟木上却盘着一条银白色的龙,有些不耐烦地甩着尾巴。

“小三爷,您快下来准备吧,别误了吉时啊。”虾兵手捧一件红色礼服道。

“小三爷?”白龙睁开眼睛看了看一众人等,“你们他娘的还知道我是条公龙,居然让我和一条公龙成亲?”

“这不是三爷他们的意思嘛。”蟹将道,“再说了,龙族通婚本就不分性别。”

“哟,天真你还磨蹭什么呢,东海都来接了。”不等吴邪继续发牢骚,胖子游过来冲他道,“你三叔他们可发话了,你要再瞎折腾,就直接把你捆成粽子送过去。哎粽子你知道吧,就是人间过端午时候吃那个,叶子包糯米。”

吴邪气得吐了个泡泡,骂道:“你娘的你到底哪头的!”

“你丫还怪上我了?”胖子指着他道,“当年是谁在定娃娃亲的时候,一直拽着那根红线往那小哥身上绕,一圈一圈的,你丫当时跑得可欢了!几个人都拽不住。”

“老子那个时候才满月!知道个屁!再说谁知道是不是真的,万一你们诓我呢!”吴邪听见这事就来气,一下子急了。

“那我可不管,这桩婚事你自己选的,人小哥都没嫌弃,为了等你长大打了几百年的光棍,你得对人家负责啊。”

胖子话一说完,吴二白他们几个就过来了,见吴邪这副样子立即拿红绸缎将他捆了。吴三省见他挣扎,又给他灌了不少酒,很快吴邪就变得软绵绵的,连龙须都耷拉下来。

吴三省不放心,跟吴二白对视一眼,走到吴邪身边给他下了个咒:“你待会儿见到红衣红冠的小哥,要对他说一句话。”说完他低头附到吴邪耳边轻声说了些什么,吴邪便浑浑噩噩地点点头。

“行了行了。”吴二白挥挥手,“这样子也用不着拜堂了,直接送入洞房去吧。”

独吴一穷见了有些忧心,道:“小邪醒过来会不会怨我们?”

吴三省道:“哎呀那时候生米都煮成熟饭了,怨有什么用,再说一夜夫妻百日恩,感情这种东西睡着睡着不就有了。”

“没个正经。”吴二白看了他一眼,又看看吴邪,叹了口气,“这么多年了,命局已破,往事成空。他自己不记得,但总归是他自己欠下的债,总要自己去还的。”

一群虾兵蟹将接着就扛着这条醉得不省人事的大白龙,从西湖湖底的河道一直游到钱塘江,再从钱塘江一路往东送到东海。

东海礁石林立,游鱼成群,比起西湖要壮阔得多了。龙城因为族长的婚事处处张灯结彩,奏鼓吹笙,热闹无比。但水族们见到这被红绸子捆着的白龙却吃了一惊,议论纷纷。

“族长大人您见谅。”随行的龙虾立即道,“我们家小三爷龙逢喜事,乐得合不拢腿,呸,合不拢嘴,这一下就喝多了,二爷说了,要是到了东海还没醒,可以先入洞房,以后再拜堂。”

张起灵见状命人给吴邪灌了些醒酒汤,但吴三省给他喝的是天庭赐的玉液琼浆,即便是龙宫之物也难解酒性,他只好先把吴邪安置在房间里,自己去应付一众宾客。

等他回到房间的时候,吴邪仍旧醉醺醺的,他一靠近,吴邪就冷得瑟缩了一下。于是他去暖房里呆了一会儿,等到通身回暖才敢回房间。

https://wx1.sinaimg.cn/mw690/ad889433ly1fvg09hba2dj20q43e91jh.jpg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4)
热度(1466)
©槐安国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