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安国师

瓶邪only,不拆不逆
故事写给最好的人

【瓶邪】雨村事件簿——哎呀我掉坑里了

梗来源于微博上一个新闻,摸个段子哈哈哈哈

《哎呀我掉坑里了》

从我们住的地方到村头的公交车站不到两公里,一般只需要走十几分钟。这条路上有一段路没路灯,晚上总是黑灯瞎火的,但因为路面开阔平坦,所以我也不打手电筒。

大概就是出于这种自信,我现在才会呆在这个坑里面。

我之所以会大晚上跑这里来,是因为我的西藏獚丢了。

这狗平时看着皮,但其实很有分寸,白天不喜欢往外跑,即使出去了傍晚也会自己回来。

但今天准备晚饭的时候,我却惊奇地发现这狗不见了,拿肉骨头勾引半天都没动静。胖子说兴许见了哪家小母狗,玩得正欢呢,让我不要去打搅它们的好事。

我本来也没怎么放心上,但一直等到鸡都回笼了,仓鼠獚还是没回来,我们这才感到不对劲。我心说可别是让市里的打狗大队给逮了,或者被车轱辘压了,寻思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和闷油瓶他们出来找。

出来后我和他们分头行动,我一直往村口方向走,这几天月色好,勉强能看清东西,我想着手机电不多了,就没打光。万万没想到,走了几分钟之后一脚窜进了深坑。

我顿时眼冒金星,半天才缓过劲来,脚踝和腰疼得跟断了一样。几乎是在我爬起来的同时,我感到身边有什么东西一动,扑到了我脚上。

我吓了一跳,正想甩开,突然发现这东西的触感体态十分熟悉。我拿手机一照,一双狗眼盯着我,看不出是怎么个想法。

难兄难弟啊。

我把西藏獚拎起来看了看,腿肯定摔着了,不知道有没有伤到骨头,这段时间肯定是不能蹦跶了。

接着我先给胖子打了个电话,跟他说不用找了,我找着了,这破狗掉村大路上的坑里了。

打完电话我就打开手电筒往上面照了一下,这一照才发现这坑不是一般的深,看样子估计是在施工,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放警示牌。

要换做平时我一个人还能爬出去,但现在多了只狗,而且我一动脚和腰就疼得不行,看来只能寻求外援了。

但这事说出来也太丢脸了,要让胖子知道了,他接下去一年的笑料就有了,没准还会拍几张我和狗的照片发群里。我琢磨了一下,还是给闷油瓶打了个电话,跟他说我下来救狗,现在上不去了。他让我呆着,他现在过来。

等闷油瓶过来怎么说也得十分钟,期间我百无聊赖,就开始教育我的仓鼠獚。我说你丫在坑里也不知道吱个声,这下好了,一人一狗在坑里大眼瞪小眼。

仓鼠獚极度委屈又可怜地看着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它眼神似乎还有些嫌弃,大概是本来满心欢喜终于等来一个人,没想到这人自己也掉坑里了,而且摔得比自己还惨。

这种感觉大概就是跟怪兽干架的时候等着咸蛋超人来救自己,结果等了半天,来的真是一个咸蛋。

不管我有没有猜中它心里所想,我都懒得去跟一只狗计较了,只能说自己点背。

让我没想到的是,闷油瓶没几分钟就到了,他一到就跳到了坑里,先把我全身上下检查了一下,说我只是扭伤。我正等着他带我出去,谁知道他抓起我的仓鼠往怀里一揣,三两下就翻出了洞口。

我在下面等了半天,发现上头一直没动静,就喊了他两声,结果手电筒一照,丫居然跑没影了。

我愣了半天,心说怎么跟说好的不一样?不是应该把我往怀里一揣,麻溜地翻出去吗?这唱的是哪一出?和怪兽干架的时候终于等来了咸蛋超人,结果超人给怪兽吃了个咸蛋就走了?

好在没等多久,闷油瓶就和胖子一起回来了,胖子背着一把梯子,放到下面让我爬上去。

我动了一下,疼得不行,就冲上面喊:“老子腿瘸了!爬不了!”

几乎是在我喊完的同一时间,闷油瓶跳到下面一把将我背起,迅速把我带出了坑。

出去之后他也没把我放下,打算就这么一路把我背回去,我想着大晚上也没什么人,就索性让他背了。

“就跟小哥说呢,村东头那条路最近在修,有个大坑,天真可别掉进去。”胖子看着我眯眼笑道,“小哥听了回头就走,然后我就接到你电话了。”

我心说难道这俩人一早就知道我是掉进去的?难怪来那么快。

胖子扛着梯子,一路上在旁边哼猪八戒背媳妇的调子,直到回到家才去隔壁还梯子。

闷油瓶刚把我放下来,我就听见隔壁大爷问我们有没有事。

“没事。”闷油瓶看了我一眼,“小狗掉坑里了。”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6)
热度(1505)
©槐安国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