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安国师

瓶邪only,不拆不逆
故事写给最好的人

【瓶邪】《生世》(雨村篇,小哥生贺)

  • 一人赋他生于世,另一人亦如是。


草木生发,鸟兽繁育,世间万灵皆可溯其源头。自初生起,万千生命都被赋予本身的意义,直至消亡。

而生于一个隐秘且独行于世的家族,张起灵在他成长过程中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活得混沌蒙昧,甚至不知晓自己的来历。他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很多东西在他学会去享受之前,就已经失去了原本的意义。

降生于世的幸与不幸,他来不及去思考,也来不及去相争,就已经被卷入时间和命数的洪流,或许在很多很多年后,才偶然出现一两道大坝,阻去这洪流的去路。

关于自己的身世,张起灵经过一遍遍的遗忘,一遍遍的探索后,总算在脑海里形成了一个既定的模糊概念。至于自己是几月几日生,他从未去仔细...

想起上次接龙活动的小短文还可以拿来混更,因为有渣的关系所以发图吧(虽然短小到不忍直视,但大家将就着吃吧,特殊时期嘛,有渣渣就已经不错了(´;ω;`)

因为到年底了平时非常忙,等忙过这阵就写点东西,不过答应你们,月底前一定发一篇当做小哥生贺(ง •̀_•́)ง

最近因为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虽然自己也饿得要命,但有的东西不太敢写了,等过了这段时间吧,,,(;´༎ຶД༎ຶ`)我真的好想吃肉鸭!!

什么?我在群里说今天不更文是小狗?

哦,汪汪汪( ˘•ω•˘ )

历尽艰辛啊😂

瓶邪动物园:

【瓶邪活动】文画手接龙

活动地址

第一棒@莫佳九
第二棒 @Ayoooo
第三棒:@不务正业的雪糕
第四棒: @Erik
第五棒 @锦鲤系男子明叶。
第六棒 @迪泽🍲🍜🍝🍛🍱🍴
第七棒 @意慕沧澜
第八棒 @无忧草莓的草莓梦龙雪糕
第九棒 @槐安国师
第十棒番茄
第十一棒@藏兔子
第十二棒 @过气池良
第十三棒 @喵呜
第十四棒 @[盒]
第十五棒 @呓语
第十六棒@十柒邪
第十七棒@Adrianne

【瓶邪】鱼(雨村篇)

好久没更新啦,我是咸鱼我有罪,今天是老吴情话在线撩哥时刻(づ◡ど)

>>>>====<<<<

《鱼》

  • 炊烟有时就像一场烽火狼烟,由留守之人点燃,展示给外头的人看。其中蕴含的信息,无非是简简单单的“速归”二字。

或许是因为比较特殊的地理和气候环境,又或许是水质天然无污染,在雨村能找到的鱼大都味道鲜美。

笼统一点概括,这个地方最多见的鱼有三种。一种体型偏大,外形和鲫鱼比较相似,小的长约十余公分,大的能长到几十公斤。不过这种个头的,吴邪他们也只是听村里老人说起,从未亲眼见过。

这种鱼骨头粗且疏,肉质紧实,清蒸油焖皆宜。胖子最擅长切...

【瓶邪】冷暖人间(雨村日常)

万圣节啊,怕你们捣蛋,发点糖吧~《余生》的雨村篇

>>>>>>====<<<<<<<

《冷暖人间》

  • 以前从没有人跟他说过洗头要用热水,他更不关心别人是否穿了拖鞋。但这感觉是极好的,而且张起灵知道,这样好的感觉他还能体会很多年。


古语道“一场秋雨一场寒”,说的正好这三个人初到雨村的时节。比起杭州,这个小村子周围青山环绕,地广人稀,更添寒凉。

人和人的体质总是有区别的,张起灵还穿着薄帽衫的时候,吴邪已经拿出了针织衫,套上了夹克。刚来的几天忙着整理打扫,胖子也就一件单衣,这几天却也开始添...

【瓶邪】摸一个万圣节小段子

胖子大摇大摆地走到吴邪面前,把怀里的菜篓往桌上一撂:“给糖!不给就捣蛋!”

吴邪还没说话,张起灵立即朝胖子看过去。

胖子只觉脊背一凉,而后迅速反应过来,拎起箩筐大步往外走:“这只是演习。”

吴邪立即会意,对张起灵笑道:“不是那个蛋小哥……” 

【瓶邪】《师傅领进门》番外之《终身为夫》

把另一篇番外也放出来,小吴生日喝醉酒那集的哥视角#又甜又腻欧欧西预警

《终身为夫》

吴邪有心事,张起灵看出来了。

他没让吴邪喝太多酒,于是后来胖子他们的酒都灌到了他嘴里。即使如此,吴邪也已经醉得差不多了,整个人挂在他身上,嘴里嘟嘟囔囔的。

“天真,你现在是猴儿啦,知道猴儿都吃啥吗?”胖子见吴邪醉了,在一边调侃。

吴邪醉眼朦胧地转过头去,摇摇头:“吃什么?不对……我不是猴……”说完他紧了紧挂在张起灵脖子上的手。

胖子转头和潘子对视一笑,不怀好意道:“猴儿吃香蕉,你的香蕉呢?”

吴邪眨眨眼睛:“我的香蕉呢?”

“小三爷,香蕉当然在树上。”

吴邪闻言在张起灵身上摸了一阵,摸到下方某...

【瓶邪】《师傅领进门》番外之《一日为师》R

把番外捞出来混更,本子通贩信息见置顶

一个很久以前的关于蜜蜡play的点梗🙈

《一日为师》

端午过后,长沙城的风波渐渐平息下来,阿宁他们处理完裘德考的后事,就打算回国了。他们的回程定在五月底,在此之前,他们还在沈园办了一场酒宴,并且邀请我过去参加。

虽然阿宁这个人对我们家做过一些不好的事,但现在事情都过去了,我倒也没那么记恨。只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保险起见,我去的时候还是捎上了闷油瓶和胖子。

别看胖子之前一副和他们势不两立的样子,现在冰释前嫌了,哥们长哥们短的,酒都拼了好几轮。

阿宁他们带了几瓶洋酒,那种酒我喝过,后劲很大,就没敢多喝。再看看胖子那边,平时老爱吹自己酒量好,现在喝...

【瓶邪】秋渐(杭州日常)

旧文新改,把以前写过的《十年踪迹十年心》和《靡不有初》这两篇糅杂在一起,又做了一些增删,收录在《余生》杭州篇,就当做是一次表白吧。

杭州部分不多,接下来就基本上都是两个人在雨村腻歪了。

>>>>>>======<<<<<<

“如果你需要有一个人陪你走到最后,我是不会拒绝的。”

西泠印社门前的梧桐树挺拔如旧,只是那些枝叶密密匝匝摇曳过一整个盛夏后,经过秋风冷雨的吹打,姿态便渐至颓萎。最先凋零的枯叶零零散散起锚,被风兜着四处流散。风大些的时候,偶尔也会有一两张巴掌大的叶子飘到吴山居二楼的窗台上。

古语说“...

【repo】收到 @迪泽🐤 的漫本啦!太太太太太可爱辽🙊🙊🙊本子质量超好der~明信片也超棒~签绘是我(划掉)大张哥无敌可爱的小吴了(´;ω;`)

下一页
©槐安国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