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安国师

瓶邪only,不拆不逆
故事写给最好的人

说一下,师徒组的本子基本上都已经发货了,个别因为电话有问题无法下单的我在淘宝私信了。如果物流一直没更新可能是因为这几天拿过去的快递有点多,快递公司那边还在清点没来得及处理,最迟明天应该能全部发出了,请大家耐心等待。

然后《命蛊》已经完结了,还没确定要不要做本子,主要是字数比较少,看收的g文能凑多少字数吧(划掉

番外还没想好写什么,大家有什么想法可以提提看(咳,这次就不讨论哲学♂问题了),憋再说雨村日常了🙉答应我,我之后专门写他个一整本雨村日常好嘛🌝🐵

【瓶邪】《命蛊》30(完结章,HE)

(三十)一起走下去

如果是以前我听到这话,或许想的不会和现在一样多,但现在我忍不住想问问他,他究竟是为了什么。

我不知道怎么开口,也没来得及开口,闷油瓶已经出去了。

出门的时候他和张家人一起在整理东西,胖子到处去采购特产,似乎是要回程。事情都结束了,他们最主要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的确没什么留下来的理由了。

这里的人都十分热情,出发前一天特地为我们举办了一个小型的篝火晚会。

苗族人都是能歌善舞的,陶朵婆的小女儿和隔壁家的姑娘一晚上围着篝火又唱又跳。那个姑娘就是之前看上闷油瓶的,她似乎还没放弃让闷油瓶入赘的念头,眼睛一直往他那边瞟。

胖子本来跟我们坐在一起,后来就和小姑娘一起唱歌打酒去...

【瓶邪】《命蛊》29(原著向,接重启,he)

完结最终倒计时(ง •̀_•́)ง

(二十九)心迹

从前我所做的一直是逃避和自我麻痹,但现在突然有人告诉我,那种愿望是有可能被实现的,我一瞬间感觉到无比的迷惘和不可置信,我不得不让自己冷静下来,去直面这个问题,去正视这个问题。

胖子和黑瞎子各自离开,让我一个人静一静。黑瞎子走之前还说,小哥的身体还在排斥期,这段时间我可以试着和他多呆在一起,子蛊和母蛊离得近一点,也许能减轻受种者的不适感。

我就是信了这个邪,才会在这天夜里站在闷油瓶房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正当这时,我听见房间里传出来的呼吸声有些紊乱,似乎是在压抑着。我脑子一热,心说难道闷油瓶在打飞机吗?那我这个时候进去会...

【瓶邪】《命蛊》28(原著向,接重启,he)

完结倒计时

(二十八)夙愿

黑瞎子笑道:“得了吧,你舍得吗?”

他说完胖子拍拍我:“你也别气了,这事儿说起来吧,我们人人都有份,你二叔也知道。”

我提了一口气,看着面前的胖子,看着面前的黑瞎子,突然觉得身心俱疲。

我曾不断地陷入别人为我编织的谎言,恶意的,善意的,精妙的,拙劣的,我以为我放下一切的时候,这种状态就该结束了。然而我现在觉得,我好像这辈子都逃脱不出这种命运,我甚至觉得自己的存在和这整个人生都是一场骗局。

而我以为在经历过那么多骗局之后,我已经可以轻易地看破身边人许多的谎言,但事实证明,我还是太过于信任身边这些人了。或许在我心底,我始终向往着那种平静安乐的日子,这让我在他...

【瓶邪】《命蛊》27(原著向,接重启,he)

昨天睡着了没写完,今天补上XD

明天开始打包发货了,大概会断更几天,草稿箱有一点其他系列的存稿,也许会发出来混更

(二十七)放血

震惊过后心情慢慢平复,我把两边的车窗都打开,新鲜的空气一下子灌进来,让我清醒了一些。我盯着车前的雨刷器,开始梳理整件事情的脉络。

首先,我注意到资料里提到了青蚨,这让我不由得想起在杭州的时候哈总对我说过的话。他那时对我说,我体内有一只虫子,是青蚨的子虫。虽然他后来改口说是骗我的,但我一直对这件事耿耿于怀。

说什么不好,无缘无故的为什么偏偏要这样说呢?有很大一种可能性,我身体里的确有青蚨的子虫,而另一个人的身体里,存在着一只母虫。难道说现在所发生的事,从那个...

【瓶邪】《命蛊》26(原著向,接重启,he)

(二十六)无法承受的真相

我突然有一种时间倒流的错觉,好像回到很多年前执着着追寻真相的时候。仿佛这世上的一切,连同自己,都是骗局。这种感觉很累,但又好像有一个深不见底的魔洞,散发着蛊惑人心的力量,吸引着你一步一步往前走。

别往前走了,我曾经一遍又一遍听见心里的一个声音说,真相也许是你无法承受的。

但我知道这次是停不下来的,我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样,心安理得地去过这一生吗?一切细节都告诉我,这次他们帮我,绝不仅仅是帮我那么简单。

有的真相或许穷我一生都探求不到了,可是至少这次,我得让自己活得明明白白。

老梁讲着讲着有些安静下来,我看着他,开始整理自己的思路。我得从他身上,再套出一些线索...

【瓶邪】《命蛊》25(原著向,接重启,he)

因为国庆假期的关系,《师傅》的本子可能会稍晚几天发货,请大家谅解,不过我会尽快安排的,笔芯!

(二十五)故人

我知道他耳朵好,但没想到他对音色敏锐到这种地步。不过还好,我做过这种预设,倒也没有太过惊讶。

“别那么严肃,开个玩笑而已。”我笑道,“有烟吗?”

如果我之前的分析都正确,那么不管刘丧帮我的目的是什么,至少在事情结束之前他不会让他们的努力白费。

果然,下一刻他就侧过头来,语气不善道:“你都这样了,能不能消停。自己是什么情况,自己没数吗。”

我心中暗笑,第一粒饵,鱼咬住了。

我继续道:“我倒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还关心上我了,如果是因为小哥,那没有必要。”我摇摇头,“我本来以为自...

【瓶邪】《命蛊》24(原著向接重启,he)

(二十四)三柱清香

胖子他们都在楼下打麻将,我没心思玩,打算回房间的时候正好遇到闷油瓶。他看了我一眼,我还在没想好是叫他小哥还是族长,他就开口问我:“药吃了吗?”

我愣了一下,药是之前在杭州配的,医生说我还得继续吃,显然他一下就认出是我了。我点点头,把衣服脱了还给他。

看着闷油瓶站在我面前,我满脑子都被本不该产生的思绪占据了,最后逃一样地回了房间。

资料肯定是看不进去了,我必须得找点事情做,瓦解一下这种复杂混沌的思维。

我在床上躺了两分钟,或许不止两分钟,起来找电影看。看什么都行,只要能转移我的注意力。

最后我找了一部国外的电影,可惜似乎是徒劳。也许是法语片的缘故,又或许是剧情太淡...

【瓶邪】《命蛊》23(原著向接重启,he)

本来以为今天能切入正题了,没想到又水了一章,还是把掌声送给助攻小白吧

(二十三)白昊天的话

白昊天没有回答我,而是问我:“你们……为什么要帮他?”

帮谁?我还没想明白这个问题,就意识到她看我的眼神和平时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太一样。难道说她真把我当成张海客了?

如果这个问题她问的是张海客,那这个“他”又是谁?

我不知道说什么,索性转过头,什么也不说。

白昊天又道:“我知道自己没什么立场,但我还是想说谢谢。张哥是个很好的人,你们也是。”

我学张海客那样笑了笑,心说既然你没有识破,那就别怪我套你话了。

这个小姑娘,有自己一定的主见和判断力。虽然涉世未深,但总归是干这一行的,不可能没有警惕...

【瓶邪】《命蛊》22(原著向,接重启,he)

#好了正片开始了

(二十二)资料

等人差不多都醒了,我们原路返回那个山崖下的寨子。

我把捉来的虫交给阿善朵,老人家吩咐了常生一些话,就拿走研究去了。后来常生又交给我一颗药丸,说是能彻底解那种虫毒,药丸有鸽子蛋大,我险些没吃吐。

我想起胖子之前一直拉肚子这事,也让老蛊婆看了看,她说的确被人下了蛊,不过不厉害,顺道就给解了。一天后她交给我们两管竹筒,让胖子和闷油瓶每天用竹筒里的水清洗伤口,一直到伤口好了为止。

山崖下面信号不好,放个视频都卡成PPT,胖子嚷着要回陶朵婆家的吊脚楼。谁不知道他是为了陶朵婆那几个小菜,还有她小女儿酿的糯米酒。

他前些天因为肠胃问题,在饮食上吃得比和尚还素,这...

下一页
©槐安国师 | Powered by LOFTER